冉舒

圈地自萌
蹲坑吃粮
不产出
有事儿联系:1916768378@qq.com

ByeJack:

今天在b站看了《军官与男孩》,一部1992年的荷兰电影。
很早之前就知道有这电影,以为是男孩暗恋军官,军官把男孩当单纯的小孩子朋友,最后会以男孩无疾而终的暗恋为结局。
后来才发现其实是互相迷恋的故事。所以兴趣失去了十分之九。
直到最近实在剧荒,点开了它,电影是站在男孩的角度在讲述故事,看完之后我居然和他一样失落,心碎,那个男人所在的军队离开了那所村庄,在两人相处的最后时光,男人告诉男孩他们要分开了,可是男孩完全没听懂。甚至在床戏和吻戏出现时,居然觉得有初恋的甜蜜,巧克力般的甜蜜,粘稠。
故事的最后,镜头停留在军官那块军牌的照片上,于是我很开心,觉得长大后的男孩可以以这个为线索去寻找这个让他迷恋,心碎的男人。
是的,在看的时候,完全没有因为涉及“恋童癖”而对电影产生厌恶。虽然如果在新闻中看到这件事,我肯定会觉得这男人很变态。

在看原创小说,影视剧的时候,我们究竟该不该用“三观”来审视评判?每个人观点不一样。对我而言,只要故事本身好看精彩,我自己能守住我内心的道德底线,就可以了。

ByeJack:

我知道总会在某个时间点某个地点向你挥手道再见,我知道这一刻终会来临,然后看着一张张新的面孔朝我走来
只是我似乎从学不会如何找到,适应这个适合的告别时刻

啊好想去敬爱

【转帖】我是一名运动员,我选择毁灭我的身体

一只蠢兔子:

永远不要问值得不值得,我愿意用伟大来形容每一个被伤病击倒又勇敢地站起来的运动员。


夏凝烟:



昨晚在话题区看到的一个帖子,觉得有必要存一下。




版主说标明作者译者来源出处就可以搬,应该算是授权吧?








---------------------------




帖子地址:[翻译团]我是一名运动员,我选择毁灭我的身体




原文地址:I am an athlete, which means I choose to destroy my body




原文作者:Zito Madu




译者:yaoli7086



















用长期的伤痛换来当下的荣耀,这就像是恶魔的契约一样,无论你是不是职业运动员。







我去找阿方齐医生,求他把我的腿砍下来。他就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







上面那段话是阿根廷著名球星巴蒂斯图塔说的。在他17年的职业生涯中,“巴蒂Goal”摧毁了无数防线,无论是在意甲赛场,还是在国际赛场。他总是喜欢大力抽射,门将绝望地望着皮球进网的时候,球仿佛会爆炸一般。巴蒂是在2005年退役的,没过多久,他发现自己连走路都有困难了。当时他才35岁,但是他的脚踝就连支撑他站着都很吃力了。巴蒂觉得只有把脚砍下来,才能缓解自己的痛苦。于是他真的去请求医生这么做了。真是令人感叹命运无常。 







尽管洗手间离我只有3米远,但我都没法走过去上厕所。那是凌晨4点,我感觉光是站着,脚踝就疼得我快死了。







阿森纳中场杰克-威尔谢尔被查出右脚踝有轻微骨裂。他大概会因此缺阵两个月。这个消息实在令人痛心。在过去几年中,威尔谢尔一直饱受伤病困扰。在23岁的年纪,他的两只脚踝已经都懂过手术了,此外还有很多其他伤病。人们甚至调侃说,“死亡、赋税以及威尔谢尔的脚踝伤病”是人生无法避免的三件事。现在,敌对阵营的球迷们都喜欢叫他“杰克-轮椅”(Jack-Wheelchair)。




现在的医疗科学,比起20年前巴蒂的时代已经发达了许多。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在未来的某个早晨,30多岁的威尔谢尔面带泪水,乞求医生把他的腿砍掉,因为就连起身上厕所这样的事都变得苦不堪言。运动员们的血肉之躯,一直都还是那么脆弱。




对于运动员们来说,想要在职业生涯中获得成功,似乎就不可避免地要和恶魔签订契约,以健康为代价,换取实现野心的可能。在通往荣誉殿堂的道路上,总是充满了碎裂的骨头,或是成堆的止疼片。用未来换取当下,我们大多数人,面对这样的诱惑,恐怕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会答应。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即便给他们机会反悔,也会毫不犹豫地出卖自己的命运。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常跟母亲进行的傻气的对话。那通常是我躺在沙发上,腿上绑着冰袋的时候。母亲会走进房间,看着我绑着冰袋挣扎着,半开玩笑地对我说,“我想你要不到30岁,就得拄着拐杖走路了。”我则会回应说,“如果那样,我们一定得放鞭炮庆祝一下。”




身体不过是达成目的的手段而已,相信大部分运动员都是这样认为的。它并非受人敬仰的庙宇,而更像是一个交通工具。人们不会过分地关心身体,反而会试着去破坏它。我们会折磨、拉伸、训练自己的身体,通过不断地撕裂与再生,来突破肌肉的极限。这么做,只是为了跳得更高、跑得更快,或是在杠铃上多加上两片配重,从而胜过那些和你一样努力的人们。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嘛,“当你在睡觉的时候,你的对手可正在努力练习呢。”我们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自己的努力程度了。




这些话对于励志演讲来说的确再好不过。不过这也意味着,你得一辈子承受这些努力所带来的伤痛。没有哪位运动员能一直保持100%的竞技状态,这并非无稽之谈。至少对于那些处于赛季中,或是在努力提高的运动员来说便是如此。每位运动员都应该先学着成为一个好的“教练”——身体的伤痛是无法避免的,如何去控制身体的好坏兴衰才是更重要的。你逐渐就会了解,什么程度的擦碰和肿胀是可以坚持的,什么程度的骨折、扭伤和撕裂是很糟糕的,是会逼得你花上好几个月去康复,去重新学习行走的。




不过当悲剧发生的时候,就好像直坠到了绝望的深渊。




不久之前,我又一次弄伤了我的右膝。我膝盖第一次严重受伤是在大学时代,在2009年的一次足球季前训练中软骨撕裂。那是在一次客场对阵半职业队的练习赛的前两天,我们会在周末连踢两场。我踢了第一场比赛,但在第二场比赛之前,我的腿已经肿得不行了,热身的时候我疼得哭了出来。




最近的这次受伤仿佛又让我找到了熟悉的节奏:看医生、拍X光、做核磁共振。这一次,X光片显示并没有结构性损伤,而核磁共振结果也是阴性的。




一位专家在看了报告之后,建议我就“深层组织和骨软骨损伤”进行手术。另外两个,包括我以前的主治医生,他们觉得这些损伤不过就是之前手术带来的结果而已。看来,最初那位医生并不知道我做了这么一次手术。




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是一次旧伤复发,于是我开始了长达八周的康复过程。要是过了几周情况还没有好转的话,就得进行注射治疗了。不过有一点是值得庆祝的,那就是在诊断结果出来之前,我就已经辞职去准备这次手术了。我买了一大堆书以及其它玩意来帮助我度过这段无法活动的时光。




我所担心的并不是难以起身,而是和大多数长时间受伤的运动员所证明的那样,伤病所带来的抑郁才是最可怕的。




国际职业球员工会发布了一份有关球员心理疾病的研究报告,其结果令人惊讶。在受访的180名球员中,有26%都报告曾有过心理健康问题,其中焦虑、抑郁、营养行为不良等是最多的。接近20%的受访者表示曾有过酗酒行为。




据这群受访者报告,他们在迄今为止的职业生涯*河蟹*有过174次严重伤病(1次:32%;2次:20%;3次及以上:17%),这其中有31%是膝关节的伤病,12%是脚踝伤病。同时,这些运动员报告的手术次数为170次(1次:22%;2次:13%;3次及以上:18%)。这其中超过50%的伤病是与膝盖和脚踝有关的。




这些数据令人不安。某天,你是全人类中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最顶尖的那1%,但是隔天就连上下楼梯时,腿上都会传来难以忍受的痛苦。在手术之后,你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像行尸走肉一般躺在床上,等待着身体康复,等待着针口愈合,等待着肿胀消失。最后呢,训练员们又会无情地摆弄你的腿,为的是让它们“恢复活力”。他们全都是骗子,全都是施虐狂。 







不过,在这漫长的康复过程中,你还会碰到一个可怕的敌人。它是我们的老熟人了,不过又换了一张新面孔——自我怀疑。




我们都承认,运动员们最有力的武器之一,便是他们的自信心了。一个运动员要是失去了自信,就算天赋异禀,也会泯然众人。在普通人的生活中也是这样,如果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话,就会在焦虑与无所作为中虚度年华。




怀疑总是会存在的,就算在完全健康的时候也一样。投篮不顺、失误频频,这些都是时常会发生的。 







如果我挺过来了,也没什么损伤,那很好。如果没有,就算要哭,也得是在一个人的时候。







接着你可能会质疑自己的天赋。我真的有能力踢这种级别的比赛吗?别人真的比我好上太多了吗?是不是该放弃不切实际的梦想了?这些想法很常见,它们的好处在于能帮助你走出糟糕的感觉。你会选择通过其它方式帮助团队。在一时受挫之后,我们还是有别的武器的。




然而,在你受伤的时候,却没有办法来这样对付自我怀疑的情绪了。你可能会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好。如果这样的话,答案可能是否定的,“你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好了”,事实也的确如此。这样一来,每天就变成了无尽的自我拷问。你会感到度日如年,内心的痛苦会让人想要大哭大喊,这样的情绪也会被你投射到周遭的人们身上。整个世界都变得如此可恶,而你也会在这种状态下越陷越深。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你没有办法做自己最热爱的事情了。而更糟糕的是,你无法改变这一点。你只能等待,再等待。




在复建过程中,运动员要克服的最大挑战就在于,不能觉得自己还会再次受伤。如果这么觉得,他根本就没法继续比赛。通常,在腿部受伤后,你会先进行数周的固定单车、椭圆机训练,然后去进行各10分多钟的慢跑。刚开始跑的时候,你会觉得身体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自己是在跑道上跛着的。然后就需要去不断地尝试,直到你的头脑中不再觉得——我的身体坏掉了。




我自己有一个特别的办法来克服这种恐惧。在我碰到这种麻烦的时候,我通常会过一会再回到跑道。然后就像要进行空中跳伞那样,大吼一声“去他丫的!”。接着闭上眼睛,义无反顾地在跑道上狂奔。




如果我挺过来了,也没什么损伤,那很好。如果没有,就算要哭,也得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我猜,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应对办法。毕竟每个人的痛苦都是不一样的。




可是有的时候,伤病情况实在是过于严重,运动员再也没能恢复信心。他们只能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到普通人的世界里,眼神懵懂,内心破碎。只要看一眼就会发现他们似乎少了些什么。他们和从前不一样了。他们辗转流离,直到再也没有队伍接纳他们。他们的职业生涯就这样呆着遗憾消逝,人们只能用“要是没有伤病”这样的字眼去缅怀他们。 







这不单是财富的问题,这关系到那些撕裂的韧带,断掉的骨头,头痛的时刻,复健的过程,这些东西才是更重要的。







对于很多球员来说,退役后的生活是更加凄凉的。没有谁能够在退役时都不受伤病困扰,不过至少有一些幸运的人们,可以开启自己的新篇章:他们或许有能力或精力去当教练、评论员,或是在某处悠然而居。




国际职业足球员协会的研究显示,现役运动员的心理疾病率为26%,退役后这一数字上升到了42%。其中20%有倦怠和抑郁症状,30%有酗酒行为。




曾有人对NFL运动员进行了研究,大部分都报告称自己难以在退役后应对伤痛。NHL运动员,甚至是大学运动员,报告有抑郁的人数都非常多。




那些退役的运动员们,每天醒来的时候都会被多年辛苦训练所积累的伤痛所折磨。巴蒂恳求医生锯掉他的腿;法弗失去了女儿参加夏令营的记忆;迈克尔-扬由于跟腱和肩膀伤势而离开了棒球界,此外还有许许多多的运动员受着脑外伤或是抑郁症的困扰。




这就是体育的现实,运动员们在享受荣誉的同时,也要承受之后的伤痛。当我每天去进行膝盖复健的时候,我都清楚地知道今后将会怎样。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知道其中的风险。用一身的伤病换取冠军、金钱,以及粉丝的崇拜,场上无比荣耀,场下却宛如枯骨。




而对于那些登堂入室,终于成为传奇的人们来说,所付出的伤痛就更显得弥足珍贵了。看到他们在年轻一代面前竭力去捍卫自己的名字和荣誉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不单是财富的问题,这关系到那些撕裂的韧带,断掉的骨头,头痛的时刻,复健的过程,这些东西才是更重要的。这些就是他们的生命,是他们最为珍视的东西。 








---------------------------------








亮帖里有一个回复是这样说的。







你首先要有这个天赋,才有“一辈子伤病换十几年光环”的资格。







残不残忍?当然残忍,当然还是会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扑上去。




坐在电脑前当个键盘侠吹吹水张嘴就说人玻璃实在是太容易了。




还是祝愿天底下所有的运动员都尽可能地健康吧。


[豆腐丝] 越过星空

😭

迷路姬_:









cp:莱万多夫斯基x罗伊斯








人可以把过去的事情翻过,但不能从零开始。





(一)




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并不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方式,但他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安分守己,或者说听天由命。

他原本不是这样的。事实是,很少有人会从出生起就是个听天由命的人。然而,上天是恶意的,用他的方式传播着恶意,于是总有人会被打磨棱角,失去抗争的愿望。

莱万多夫斯基并非不想抗争,但你不能要求一个功成名就的画家放弃他既得的一切,去追求…类似于自由的东西,这不可能。就像他曾经画过的女子,在白热的天气里却穿着纯羊毛收针的裙子,她的面前是教堂。本性会让她脱掉这身累赘,但理智则会让她继续受此煎熬。

莱万是一个理性的人。




“莱万先生,您的全球巡回画展将会定在五月初开始,首站是您创作生涯开始的地方,慕尼黑…“电话里是主办方公式化的安排,女声柔和动听。莱万握着手机,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只是很无所谓一般应答着。他敲着手指,脑子里突然开始胡乱思考起正在煮的浓汤。

…还应该加点南瓜。他已经完全没有在听电话那一头的女声了。

“那么,莱万先生,您还有什么要求吗?”

莱万的胡思乱想终于被打断了。那一刻,他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一个名字。多特蒙德,德国的城市。他在德国住了好多年,对这里也算是很了解的。

“巡回画展的起始站…在多特蒙德。”莱万停下不断敲击桌面的手,一字一句,说得很重。

然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二)




加了南瓜的浓汤变得粘稠了起来,味道也更甜了一点。莱万放下勺子,解下围裙,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什么时候回家?“

“在楼下~”短信很快就进来了。

莱万放下手机,走到门边,心里默数了几秒,猛地拉开门。

“啊!”随着一声惊叫,莱万适时地伸出手臂,把猝不及防的家伙搂进怀里。

触感真好。莱万想。瘦瘦的身体并非骨瘦如柴,而是健康的精瘦。腰部的肌肉有好好锻炼,摸起来曲线动人。那家伙被莱万抱在怀里,灼热带着点惊恐的呼吸气息洒在莱万的锁骨上,痒痒的,像猫爪子在挠。

“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怀里的家伙愤怒地大叫,咬牙切齿地抬起眼瞪着莱万,但却并没有把后者推开。

莱万笑着,捧着怀里的家伙的脸,低下头与他接吻。

这个吻甜蜜又缠绵,情欲的滋味很少,就是恋人之间充满爱意的、几乎本能的动作。莱万觉得这个吻比加了南瓜的浓汤还要甜,几乎要令他沉醉了。

“好啦好啦!”终于怀里的人受不了地推开了他,脸颊通红,微微地喘着气,“我饿了!我要吃饭!”

他做了个鬼脸,往厨房里跑去。莱万盯着他的背影,嘴角始终挂着笑容。




莱万闭上眼睛,又睁开。

他一时间有些迷茫,脑袋里一片空白。刚才似乎在想什么东西,不过他什么也不记得。

他闻到了浓汤的味道,但并没有南瓜的甜腻。他想起家里没有南瓜了,于是他走进厨房,关上了火。





(三)




莱万坐在画板前,在纸上涂抹着颜料。

黑色的夜空,刺眼的星星,他的画面总是这样鲜明,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他不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画出这样的画面,就像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画画一样。

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忘记了很重要的人和事情。很长一段时间了,他都像是生活在不真实的世界里,没有朋友,没有社交,他只是拿着笔在画上涂抹,像是把自己的灵魂涂抹进去。

电视开着,放着电影。画面很美,金发碧眼的男人低头吻着女孩的手,他抬起眼,灰绿色的眼珠里像是有细碎的星光。

莱万愣了愣,他的眼神停留在那个身材高挑、相貌英俊的男人身上。




“真好看。”莱万对着手机说道,“我看了你的新电影,你演得很好。”

他试图用更多赞美的话去评价恋人的演技,不过他知道这并不是必要的。

“评价真高。”手机另一边的人嘿嘿地笑起来。

“晚上回来吃饭吗?”莱万走出电影院,侧目就能看见恋人拍摄的巨幅海报,金发碧眼白衬衫,却又带着一股子坏坏的气息,实在很难不引人注目。

“不啦,今天还要拍广告,”恋人说道,“如果我晚回来了,你就不要等我了,早点睡。”

“好。”莱万答应着,挂断了电话。

他抬起头,四周的商业大楼悬挂着很多巨幅广告,他微微有些发愣。原来,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的恋人几乎占据了全部的代言。到处都能看见那家伙那张好看的脸,而到处都有狂热的粉丝顶礼膜拜,为之疯狂。

莱万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有些异样的感情涌入他的心底。





(四)




来到多特蒙德的时候正是秋天,不过莱万并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美景。他的巡回画展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办着,作为当世最天才的画家之一,谁都想知道他的画作又会被卖出怎样的天价。

他走进一家酒吧,没有来由地,仿佛本能驱使。推开门的时候,里面是很安静的,昏黄的灯光中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擦着杯子。

那人抬起头看了莱万一眼:“是你啊。”

莱万眨了眨眼,他并不认识眼前的人。

“我看见你的画展的广告了。恭喜你啊,终于成了世界级的画家。说起来,你们两个都成了各自领域的顶级。”那人说着话,手指飞快动作着,已经倒好了酒,“来喝一杯吧,好久没见到你了。”

莱万走上前去,他的眼神很迷茫。这个人说的话,他听不懂,完全听不懂。好像对方和你非常熟悉一般,但你自己,却是完全空缺的,像是有一段记忆被直接砍断。

“他来找过你,很多次。”等莱万坐下来,那人又开了口,“他前几天回来了,为了等你的画展,见你一面。”

莱万喝着酒,在他的心底,那种奇怪的感觉更加明显了。他是谁?谁在等他?他不清楚,脑海里一片空白,一种未知的恐惧瞬间包围了他。

“抱歉。”他抬起头,对着那人说道,“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莱万原本是个自信的人,但随着时间流逝,一些事情在缓慢改变着。比如他和恋人终于半个月见不到一次面,比如他终于没法和恋人坐下来好好吃一顿晚餐,比如他更多地在电视里看到自己的恋人,比如他偶尔在娱乐周刊上发现恋人的名字,就是和不同的女人绑定在一起。

“拜托,亲爱的,那只是炒作啦。”他偶尔去问恋人,也只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于是他也不再追问,只是照样煮着汤,往里面加上南瓜,虽然那人也并不会回来吃上一口。他照样画着画,而他突然开始崭露头角,一幅《束缚》给他带来了意外的名气和地位。

他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原本他是可以为了自己的恋人放弃自己的事业,但现在看来…

莱万看了一眼电视,他的恋人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我没有恋人。”他说道,好看的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




但现在看来,似乎没必要了。莱万想着,关上了电视。





(五)




“我什么也不记得,抱歉。”莱万低下头,“你说的事情,我都没有印象,就像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样。”

那人闻言惊讶地瞪大眼睛:“不是吧,你是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

“是。”莱万点点头。

“没可能啊!”那人惊讶地大叫,“见鬼,你认识马尔科.罗伊斯吗?”

摇头。



“好吧,你等一下好吗?”那人无奈地低下头,“过一会儿那个人就…”

莱万没有听他在说什么,但他突然像有所感应一般,随着酒吧门被推开的声音,他转过头。

他看见一个人站在门口,昏黄的灯光下,那个人好看得像是从他的画里走出来的神。隔的这么远,莱万却能看见他灰绿色的眼睛,里面像是洒满碎钻的星空。

莱万瞪大眼睛。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有一把刀正剜着他的心脏。

令他痛不欲生。




他在哪里?莱万睁开眼睛,感觉额头上有浓稠的液体流过,令人极度恶心的感觉扑面而来。

哦,他想起来了。他给恋人留了一封信,就离开了家里。在高速公路上,他发生了车祸,撞在了一辆大卡车上。

现在,他大概是被压在车底,大概…是活不久了。

他艰难地摸索手机,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去摸手机。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他很艰难地打开了通讯录,找到了恋人的电话。

他头晕目眩,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

漫长到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等待后,恋人终于接起了电话。“亲爱的,怎么了?”恋人的语速很快,快到让莱万没有插嘴的余地,“我这边有点忙,今天晚上会回去吃饭,回去再讲好吗?”

他就要挂电话了,莱万想。他咬了咬嘴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平静了下来。

“我爱你。”莱万只说了这么一句。

对面似乎愣了愣,随即又笑了出来。“我也爱你。”

电话被切断了。

莱万已经握不住电话了。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随后,他感觉到眼前骤然明亮起来,然后手机从他手上滑落。




莱万睁开眼,他面前坐着马尔科.罗伊斯,那个著名演员。罗伊斯看着他,莱万感觉自己的眼前一片模糊。

突然,罗伊斯抬起手,在莱万的脸上擦着。莱万看见他眼眶湿润,紧接着眼泪就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别哭,你不许哭。”罗伊斯的声音有些哑,“都是我的错,所以你不许哭。”

他一边哭着,一边给莱万擦着脸上湿湿的眼泪。莱万这才猛然发现,刚刚大脑一片空白的同时,他的眼泪竟然沾湿了脸。

他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让眼前的人开心起来。本能地,他也不希望罗伊斯哭,就像小王子爱护他全世界只有一朵的玫瑰,他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神竟然骤然温和起来。

莱万伸出手,他并没有花多少时间思考,就把眼前的人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六)




那一幅为了画展而特意绘制的《星空》终于完成了。莱万握着笔,在黑色的夜空中抹过一道绿色的痕迹。

像是极光,又像是裂痕,更像是越过星空的痕迹。

这幅画在画展上亮相,引起一片轰动。最后这幅画被马尔科.罗伊斯以高价拍走,媒体采访他,他说:“这原本就是给我的画。”

这句话颇有深意,惹得媒体猜想不断。毕竟,马尔科.罗伊斯在出道伊始曾绯闻不断,然而最近几年里,竟然成了绯闻隔绝体,甚至谢绝了一切有爱情戏的剧本,这本就反常。于是,一时间,有关罗伊斯与画家莱万的关系成了各大媒体争相猜测的热门。

对于这些,莱万什么都不知道。他背着画板来到了山里,踩着落叶,静静地描画着。

他自然什么都没有想起,关于罗伊斯和他发生的一切,他什么都不记得。然而,他的内心依然很乱,就像他画那幅《星空》时,他满脑子都是罗伊斯那双灰绿色的、仿佛落满碎钻的眼睛。

他握着笔,不知不觉已经勾勒出一张熟悉的脸,仿佛他的手有记忆一般,画出罗伊斯的脸显得如此顺理成章。

他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风卷起落叶,天空中有云流动,莱万放下笔,扭过头,站在不远处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驼色的风衣,对着他笑。

“我依然…没有想起来。”莱万看着罗伊斯,有些愧疚地摇了摇头。

“没关系。”罗伊斯走上前来,“不管你记不记得我,但我爱你。我曾经失去过你一次,所以,不会再失去你第二次了。”

他走到莱万面前,低下头,在阳光与秋风中接吻。莱万先是惊讶地瞪大眼睛,不过随后也像是释然了一般,迟疑地抱住了罗伊斯的腰。

一切像是从未远去,又像是才刚刚开始。




——如果和你分开了怎么办?

——那么越过星空,我一定还会和你相遇,然后永不分离。








END



7月之后剩下的只有怀念。

僕は友達が少ない

两个人都错过了彼此。

试着用东京电视台的风格介绍了你德的大爷们

哈哈哈哈

(๑´•v•`)و:


众所周知,东京电视台身为各大电视台中的一股清流,是这样介绍议员的



获得评价说“介绍这些也不错啦,不会有冷冰冰的政客的感觉,大家都好有个性的样子


感觉蛮有意思的,这让我想起了我德那群性格迥异的大爷们


于是试着用东京电视台的风格给你德大爷们按照年龄顺序做了个介绍


 


我真的尽力抠图了,请不要点草我_(:3」∠)_


 



这次带学长玩了




 



一只不管怎样都很happy的猪:-)




(评价来自Reddit足球版 英超球队季前大吐槽 阿森纳篇↓)



心疼一秒


 





 




 




 




 



我花美颜盛世


 



脸爹的经历就算编成一本书也没人怀疑是真的吧


 



耿直boy


 






梅老师真的很好呢
 



至今记得北爱球迷的魔音灌耳


 







行行行,知道你厉害了。


 




圣诞晚会那天带了个妹子去的时候我就觉得大事不好 


 



 




 




最近才意识到唱call me maybe的蹲妹也是加拿大人


 



祝你娃梦想早日实现吧



一颗冷漠的菜


 






常年表情包供应商


 




)原贴地址http://bbs.hupu.com/10937383.html


 


 不过已经足够了


 



一个good boy



来自你饼中国行微博提问环节


 



 


 


 


介绍这些也不错啦,不会有冷冰冰的足球运动员的感觉,大家都好有个性的样子……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