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舒

啊。

[Xabravo]拯救世界的英雄需要被什么拯救(PG 一发完)

😭

伯纳乌更衣室角落:

> 给这个lof除个草,然而并不代表会发其他。这篇文其实是两年前写的了,一直没有勇气发,现在小修一下决定发出来。文很渣,但是对这个西皮的爱是没有尽头的(哭。


> 题目是很久之前逛随缘的时候看到的大概,没看文但是记下了题目,偷偷借来用一下(鞠躬。


> 豆腐中心,西皮是豆腐索现实向?半AU小短篇。分级大概是PG,一发完。其实是甜饼……


> 胡言乱语……






在所有孩子都幻想着自己能够拯救世界的年龄段,Alvaro Arbeloa并没有一个英雄梦。


可能那时候的他有点早熟,可能他只是对这个事没什么兴趣,看着自己的玩伴披着红色的超人披风想要飞向天空之时,他只是翻了个白眼,嗤之以鼻。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想,人终究没有超能力,不会飞也没有神力,并不存在什么能够拯救世界的英雄。


当自己的小伙伴们在开着变身成为超人的脑洞之时,Alvaro抱着足球撇了撇嘴打断他们的谈话:“你们到底还要不要一起去踢球啊?”


也许是这种“务实”的作风让他在足球这方面渐渐有了成就,16岁的时候他就被皇马青训签下,在这样一个伟大的俱乐部预备队里追寻自己的梦想,没人再去管什么“拯救世界”。


说来也奇怪,青年时期的Alvaro仿佛一下子就变了个人似的(青春期?),他发现自己的脑洞一不小心打开就再也合不上了。“正义”的种子在他心里萌了芽,没几天就成长得粗枝壮叶,意气风发的Alvaro一下子成为了同龄人之中极其有个性的男孩。


在球场上被对手铲倒的时候他会直接跳起来顶到对方面前,球队被进了球他会咬牙切齿地盯着对方前锋撑死不让他过了自己,队友被人冲撞的时候他会第一个冲上来跟裁判大声讨公道……“这不是暴躁脾气,”Alvaro对自己的队友这么说,“这才是公平的!”“噢,Alvaro,你可不是超人,不能拯救世界。”队友这样调侃他,他瞪大了黑亮的眼睛佯怒地盯着对方,撅起了嘴:“难道你们不觉得应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教练喊去集合训练了。


第一次因为球场上的“正义举动”而被裁判红牌罚下场的Alvaro坐在更衣室的板凳上,黑着脸一言不发。他双手环着胸,紧紧拧着眉毛,头顶上一片乌云。赛后队友们都过来拍拍他的肩,比他长几岁的队友一边安慰他一边叹气:“嘿,这只是一场球赛,不是拯救世界。”


拯救世界,Alvaro想,我也想拯救世界,不过首先,我得维持足球场上的公平……


这不是英雄梦,Alvaro没有英雄梦,他有的只是一颗满是热忱的心。




从皇马去到拉科,再远走英国,Alvaro在球场上“拯救世界”,他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做法,从来没有动摇过,直到……直到他遇见了Xabi Alonso。


第一次Alvaro见到那个有着蓬松棕色头发、温柔的琥珀色眼睛的男孩之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融化了那么一点点。


起初那个棕色头发的男孩表现得有点羞涩,但很快他们就熟悉了起来,尤其是当Alvaro发现Xabi在场上和自己一样喜欢大声跟裁判争执。


在一起自己被对方球员暴力铲倒之后,通常他都会跳起来瞪着对方,但这一次似乎被侵犯得不轻,他的左脚脚踝似乎有点使不上劲。这并不是个好迹象,他皱着眉头试图跟裁判抱怨,刚抬起头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冲到了裁判跟前,那个棕色头发的西班牙男孩用带着浓厚家乡口音的英文跟裁判大声争执着,为自己抱不平。就在那一刻,Alvaro觉得自己的心又融化了一点点,仿佛拯救世界的英雄拥有了一起奋斗的同伴。他浅浅地微笑起来,脚踝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


也许有人不理解Alvaro为什么在场上这么容易冲动,但他知道,Xabi懂得这一切,不用他多费口舌去解释什么,Xabi就能明白他的心。


可是,在场下呢?


在没有比赛的假期里,Alvaro和Xabi搭同一班飞机回到了西班牙。飞机上的Xabi靠在窗边,难得的没有和平时一样听歌或者看书,只是半眯着眼睛休息着。仿佛是感受到Alvaro的目光,Xabi侧过头来对他浅浅笑了一下:“很累了,终于要回家了。”明明Xabi在利物浦呆的时间比自己要长,但他的胸口一瞬间升起了一股正义的火苗,像是想要保护那个人的冲动,于是他说:“利物浦也是家。”Xabi大概是被他正经的表情打动,他的眉眼弯弯:“我知道,Alvaro,我知道。”然后他再次转过头,靠着飞机的窗侧阖上了眼。


他的眉心不自觉地微微皱起,Alvaro只想伸手讲那些纹路抚平。




“你要去皇马吗?”Alvaro在更衣室门口堵住了留到最后的Xabi,后者自从留起了胡子(那很好看,Alvaro想),渐渐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于是他只是淡淡地说:“也许吧。”


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一年前,可能Xabi会佯怒地瞪着他,或者往他胸口砸一拳说:“你说什么鬼话呢!我怎么可能离开。”


而现在,Alvaro只收获了Xabi一个疲惫不堪的眼神。


他知道Xabi的委屈,也知道现在Xabi的境地并非自己能够想象的,他想对他说“我皇一定会好好待你”,但心里有个声音让他大声吼“别走”。


别离开我。


“哦……”他两句都没说,而是含糊地应了一声。犹豫着是要低头躲避那个人受伤的眼神,还是抬头尽力多看那个人一眼。“我不知道,”Xabi诚实地说,“俱乐部想要我走,皇马给了不错的报价,能回西班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不知道,Alv,我不知道。”Alvaro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于是他只能看着Xabi耸了耸肩,提着自己的背包离开了更衣室,那个背影就像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天晚上Alvaro把脸埋在自己的枕头里默默的哭,也许Xabi去皇马其实没有那么难过,这未尝不是一个双赢的决定。他只是难过,这一次自己并没有办法拯救Xabi。


这一刻他意识到自己从来就不是什么英雄,也从来没有拯救过世界。




一切都好像兜了一个圈,最终他们还是在马德里碰了面。Xabi对他笑起来,那笑容还是十分的温柔,恍惚有着几年前初次见面的影子,只不过这次是在马德里的晴日之下。他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伸手搭上了那个人的肩。


Alvaro在马德里继续“拯救世界”,重新回到皇马的感觉好极了,他也很快就和新朋友们打成了一片,只是,在他心里那个人一直都是首位。


事情在他们拿下大力神杯的那一天发生了变化。


Alvaro扶着醉得只会傻笑的Xabi回到酒店房间,虽然他自己也喝得有点头晕,但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完全清醒着了。


游行的时候Xabi除了不停的灌酒,就是随便抓着身边一个人把头埋进别人怀里。如果抓到的是Pepe或者Iker还好, 能拍拍他的脑袋让他冷静会儿,如果抓到的是Sergio或者Nando那群小孩,大概会扯着他一起跳(这家伙是不要命了吗,还带着伤呢),但是抓到Xavi不放手的时候,Alvaro就只能冲过去解救满头大汗却挣脱不开的Xavi,还能收到后者一个感激的眼神。于是Xabi把脑袋埋在Alvaro的胸口,Alvaro能闻到他头发上浅浅的啤酒味。


一直到回到酒店,Xabi还没从那个状态之中恢复过来,Alvaro花了不少力气才把一早就空了的酒瓶从Xabi手上扯下来扔掉,这时候的Xabi已经满是啤酒的气味。


“Xabi!你真是不要命了……受了伤还喝这么多酒,你想半年踢不了球吗?”Alvaro拧着眉毛斥责着他,一边打开房门,把Xabi丢了进去。Xabi咕哝着他听不懂的话,也许是巴斯克语,一头倒在了床上不愿意动弹。“天啊,Xabi,你得先去洗个澡……明天早上你会头疼死的。”Alvaro关上房门,走过去试图把Xabi拉起来,一开始Xabi似乎很配合地扯着他的手,缓缓抬起了身子,可还没坐稳,他就又一下子倒了回去,Alvaro吓了一跳,却被他扯着一起倒在了床上。“噢,不……我的头也好疼,Xabi,别睡,快起……”


他的话没说完,因为那个人长长的睫毛就在自己的眼前轻轻弹动着,睁开眼的那一刻,慵懒的琥珀色眼眸泛着水光,闪烁着盯着自己看。


Alvaro愣在了那里,他想要……


Xabi发烫的手掌忽然贴上了他的脖子,把他拉向了自己。


然后他倒向了Xabi,Xabi把头埋在了Alvaro的肩窝上,用可爱的圆鼻头蹭了蹭他的颈间。


我以为会是一个吻,Alvaro用力叹了口气,却发现自己已经挣不开Xabi的怀抱。


这个英雄被圈住,动弹不能了。




事实证明,拯救世界的英雄也是会有烦恼的,最近Alvaro就烦心得没空去拯救世界。


媒体把他和Iker的事情都传疯了,本来他已经杜绝了那些媒体的资讯,早上忍不住打开互联网却看到一条消息说他和Iker在更衣室大打出手。这都是什么!Alvaro抓了抓自己的黑发,又抓了抓自己的大胡子,眉毛拧得更紧。


出面澄清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媒体们总爱捕风捉影,今天赛后他还和Iker在更衣室里谈起了这件事,他们不常这样谈话,但这一次的事情似乎愈演愈烈。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和Iker确实有些分歧,但没人把这个当成大事,某些观点的不同并不会影响他们团结合作一起踢球,但媒体能把一切都夸张得叫人目瞪口呆。“这没什么,”Iker耸了耸肩,他们的队长似乎已经习惯了媒体们的夸大其词,“过段时间这件事就会过去了,没必要去烦心这个。”


Alvaro还想抱怨几句,Iker却直接被Sergio伸手勾着脖子拉走了,更衣室又空了,于是他郁闷地呆在原地,心里那些小小的正义火苗又再次燃起,让他忍不住想大吼——讨厌的媒体!


他需要被拯救。


下一秒,那双温和的琥珀色眼睛闯入了自己的视线,Xabi当然知道他在烦恼什么,于是伸手轻轻搭着他的肩:“别想那么多了,Alv,这没什么,一切都会过去的。”“唔,我知道。”他应了一声,我只是恨不得把那些只会瞎编的媒体全部红牌罚出场。


“别担心了,”Xabi的声音平和又温润,这让Alvaro意识到,Xabi每次都能明白他心中所想,那双眼眸每次都能给他慰藉,“最重要的是我们都还好好的,不是吗?”Alvaro微微张开了嘴唇,正思索着要回答什么,却又听到那个人说:“至少,还有我在。”


Xabi温暖的手心覆上Alvaro的手背,Alvaro微微抬头,看见那个人柔和的微笑。


这是他们之间独特的化学反应,也是他最沉迷的东西之一。


“Xabi...”他轻声唤他,仿若一声叹息。


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得Alvaro能听到两道心跳交织在一起的声音。


这一次,是他主动靠了过去,贴上了那两瓣日思夜想的薄唇,温度似乎比自己要凉一些,触感柔软而美好。Xabi的唇角仍旧带着笑意,Alvaro轻轻在那片唇上印了一下,退开了一点点,感受着彼此融汇在一起的呼吸,在再一次吻上去之前,他终于想好了该回答些什么——


“拯救我,我的英雄。”




End.

评论

热度(9)

  1. 冉舒伯纳乌更衣室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