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舒

特长:吵架 废人一个
皇马/曼联/多特
圈地自萌
蹲坑吃粮
不产出
一生中上帝会带你见一些人,每个人都有他不同的用意,但有些会先走,有些则会陪你到最后,记得谢谢那些先走的人,谢谢她们曾经来过。

【足同】履行关于欧冠决赛结果的赌约

The Headhole:

我是来履行赌约的,会按照留言里点梗的顺序把大家圈出来,以及输了的人除了我都逃逸了,至今为止我连一个长评都没有收到,诸位老大不小了,愿赌服输啊,我讲真,欠债还钱,过年之前不还债会倒霉一整年的,否则我才不写那两个莫名其妙的CP呢,嗯,也是没少写。


 


温馨提示:OOC属于我,不接受CP向或是文中任何设定请右上角❤










 


1.【兔羊】点梗人:@bokunotameni 


(好吧,这是一段截取,来自一个架空背景的长篇故事。)


 


德拉克斯勒按照约定在上午十点到罗伊斯门前的时候对方已经在那里等候片刻了,德拉克斯勒有点儿后悔自己没有提前十分钟赶到,但事实上对于约会这件事情抱有更多期待的人早在十五分钟以前就等在门口了。


 


罗伊斯的穿着令德拉克斯勒哭笑不得,他并不需要像他在工作时那样穿得那么办花枝招展引人注目,可是他并不想坏了罗伊斯的好心情,所以只是打量着罗伊斯抿着嘴巴偷偷的笑。


 


但在这行干了将近十个年头早已懂得察言观色的罗伊斯自然猜得透德拉克斯勒在想什么,他挺了挺胸,他胸前那个带着羽毛形状夸张的胸针跳了跳:“我又没功夫出来逛街,只有这些衣服,再说,你不也穿着军装就来了吗?”


 


看看自己身上的这身笔直的军装,再看看罗伊斯,德拉克斯勒觉得更加好笑了:“这么巧,我也是,只有军装。”


 


“那就别挑剔了,谁也别嫌弃谁。”罗伊斯说着动作夸张的挽住了德拉克斯勒的胳膊,他比任何人都心急的拉着军官先生走向马路边向不远处的的士招手,随后两人钻入了那台的士,像两个中学生那样向司机先生报了目的地,没人会想得到,这从穿着上看起来关系并不纯洁的两人竟然是要一本正经的去约会——可那毕竟是德拉克斯勒临行前他们就约定好的——假如他活着归来,罗伊斯就会免费跟他约会。


 


与金钱无关,却也不是爱情,这种事关生死的约定看起来单纯得多,这是属于胜利者的庆祝,因为他们的国家胜利了,于是他们之间的约会不必遮遮掩掩的进行,不论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都变得理所当然。


 


游乐场,这是罗伊斯一直想去的地方,尽管他小的时候也很想去,但是当他听许尔勒说他就是被爸爸妈妈扔在游乐场的之后他便再也不想着那个地方了,是不敢想,他害怕被贝克汉姆抛弃,害怕被人抓去砍去四肢被送到马戏团去过完悲惨的一生,害怕再回到冰天雪地里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向神乞求温饱。这个世道,神总是不太喜欢倾听人们需要什么,他在惩罚人类,那些有罪的和无罪的都要接受惩罚,神总是可以任性的,只有罗伊斯这种无家可归的小孩子才不可以任性。


 


我有什么错呢?我甚至都不想出生呢!为什么我一出生就要遭受惩罚呢?罗伊斯曾经又悲哀又愤愤不平的这样想着,后来他想,既然神遗弃了他,那么他也不会再信仰神了。


 


他甚至希望他曾经信仰的神会像希腊神话里的众神一样因为无人信奉而失去法力,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佛教故事里说的那样,佛教只会在这个世界存在五千年,因为无人信奉所以他们终将与这个世界切断任何的联系就此消失。可他也无计可施,他等不到那一天的到来。


 


于是他开始信奉金钱,信奉他的金主,贝克汉姆说的很对,肯为他花钱的男人都是他的神,顾客才是上帝,因为只有他们的钱才能让罗伊斯过得更好。


 


再后来,当他经历过战争,他发觉他的那个真正的神正是他自己,当莱万多夫斯基带着他的老婆和孩子连夜逃亡离他而去的时候,当炮弹在他们上空炸裂子弹从他的身侧飞过的时候,当他们身处穷乡僻壤食不果腹的时候,是他没有放弃自己,否则他早已离开这个世界。


 


他恨这个世道,却又舍不得去死,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得到,或许根本不会有什么来生,或许下一世他生不得如此好看,他不能白白浪费了他这一世已经拥有的,他要加以利用,当他只剩下半口气的时候死而无憾。


 


罗伊斯总是想得如此通透,所以当他想要享受生活的时候总是无所顾忌心无旁骛。他拉着德拉克斯勒玩遍了所有的游乐设施,过山车还玩了两次,他大声尖叫着比他身后的女人和小孩的声音还大,他还趴在德拉克斯勒的肩膀上小声对他说:“我开bao的时候也没有叫得这么大声。”


 


军官先生觉得他的约会对象在公共场合聊起床上的事儿有点儿不妥,可是看到罗伊斯那么开心的样子他又不好打消人家的热情,只能又可气又好笑的跟着罗伊斯一路玩下去。


 


或许是小的时候被逼无奈的过于成熟,这会儿罗伊斯倒是彻底的放飞自我回归童年了,他要德拉克斯勒给他买棉花糖,一路边走边吃,吃完棉花糖还要冰淇淋。正是深秋时节,冰淇淋生意并不很好,卖冰淇淋的商贩坐在那里显得很无聊,罗伊斯的到来让他开张了,老板索性送了根波板糖给罗伊斯。罗伊斯把意外收获理解为他太可爱了,德拉克斯勒却认为那卖冰淇淋的商贩把胳膊上绑着氢气球的罗伊斯当成了弱智儿童,送波板糖根本就是出于同情。


 


那薄荷味的冰淇淋看上去太好看了,罗伊斯举着它一路都不舍得吃,而是小心翼翼的舔着它,他很快就觉得自己的动作和他在夜晚工作时像极了,于是“噗”的笑了出来。


 


“嗯?你笑什么?”德拉克斯勒扭过头看着罗伊斯问道,对方正一脸坏笑的舔着手中的甜筒,这让德拉克斯勒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不不,别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身为军人德拉克斯勒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的,他向四周望了望,还好那个没人注意到他们。


 


“上尉先生,请性感的吃个冰淇淋吧。”罗伊斯像递话筒一般的将手中的冰淇淋递到了德拉克斯勒嘴边。


 


德拉克斯勒向后躲了躲,可是那个冰淇淋立即追了上来,他立即推了推罗伊斯的手道:“我才不会什么性感的吃冰淇淋。”


 


罗伊斯不依不饶:“你可以的,你要相信自己,这根本难不倒你。”


 


“不,我拒绝。”这太猥琐了,但是他没说出口,他不想伤了罗伊斯的心。


 


“那我再给你示范一次。”罗伊斯说着低下头,他张大眼睛一脸人畜无害的望向德拉克斯勒,却又伸出舌头,用舌尖在即将融化流淌的冰淇淋上刮下一点儿,他竟然就这样向对方展示着他舌尖上的薄荷味冰淇淋,直到它们完全融化才意犹未尽的将其吞入口中,舔去嘴唇上残留的淡绿色。


 


德拉克斯勒全程既尴尬又感到好笑的站在一旁,他大概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复杂,或许罗伊斯的工作环境已经让他不再觉得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做这种事有什么值得羞赧的了,他甚至不在意周遭人群的目光,德拉克斯勒打赌,那些多看罗伊斯一眼只会让他更加爱演。


 


“该你了,”罗伊斯一秒钟脱戏,他将冰淇淋递给德拉克斯勒,“我们说好的,我答应和你约会,今天我们会像情侣一样,你答应我满足我任何要求。”


 


“我怎么可能知道你说的要求是这种事?”德拉克斯勒表示拒绝。


 


“噢,国家英雄!你能说话不算话吧?”罗伊斯突然大声叫道吸引了不少视线,“你答应我的!”


 


“好吧好吧,”德拉克斯勒恨不得立即捂住罗伊斯的嘴巴,他就是爱玩,就是想要作弄他,可是他知道罗伊斯没有恶意,“假如我做的不好,你可不能继续为难我。”


 


“好!”罗伊斯爽快的答应了,他一脸期待的看着德拉克斯勒举着冰淇淋不知所措,很想笑,却又害怕对方会就此放弃,只好一直憋着。


 


可是不管德拉克斯勒有多么想满足罗伊斯的要求他的内心都是抗拒的,他还是学不来罗伊斯那一脸YD的表情,最终还是笑场了。他们两人笑得前仰后合,然后互相勾搭着肩膀像是喝醉了,当罗伊斯看见一旁的妇女捂着孩子的眼睛说“不要看他们”的时候他笑得更大声了,甚至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我们合个影吧,上尉先生。”罗伊斯建议道。


 


“好啊。”德拉克斯勒说着,两人朝一旁准备了很久的摄影师走去照顾人家的生意了。


 


“既然今天要像情侣一样约会,就拍一张像是情侣一样的照片吧。”罗伊斯向摄影师交代了要求之后将德拉克斯勒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部,他将头靠向对方,努力的使自己笑得贤良一点。


 


回去的路上罗伊斯对德拉克斯勒说:“我想要一个礼物,你能送给我吗?”


 


德拉克斯勒点了点头,罗伊斯牵着德拉克斯勒手走向一家书店,尽管这家书店从他记事起就在那里了,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走进去。


 


罗伊斯向德拉克斯勒要了一本书,除此之外他还要了一支钢笔,这让德拉克斯勒感到震惊,他不确定罗伊斯是否有空看这本书,甚至于不确定他是否认得足够多的字,但是他还是满足了罗伊斯的这些要求。


 


他们在贝克汉姆的宅子前告别,罗伊斯将他们的合影塞在了那本书里,然后他夹着那本书像是一位学者一样推开那扇门,尽管等待他的是另一个世界。


 


 


2.【内罗】现实向 点梗人: @St.Dark 


 


内马尔对阿尔维斯说他在与罗纳尔多分手之前和他爆发了一场异常激烈的争吵,起因是内马尔故作闲聊状的问罗纳尔多:“你觉得我去巴黎怎么样?”


 


“你要考虑这种没营养的问题?”罗纳尔多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他俯视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内马尔,对方的眼睛里并没有平日里那种痞痞的笑意,更多的是茫然。


 


“怎么就没营养了,你不是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抓住罗纳尔多的手腕,将罗纳尔多的手拉到自己胸前,将他的手掌置于自己的左胸膛。


 


罗纳尔多感受到对方的心跳,这个家伙总是喜欢通过肢体语言与人建立沟通,暧昧倒也简单,如今他好不容易习惯了内马尔这种露骨的表达爱意的方式,这个人却和他谈起了巴黎。


 


“我那是战术,不用点儿手段怎么行?”罗纳尔多用另一只手揉弄着内马尔的卷发,这小子的头发又长长了,想必他也是没少拈花惹草,于是他不轻不重的拍了那脑袋一下。


 


“他们也觉得我是在使用手段。”内马尔说着冷笑了一声,他的余光看到罗纳尔多正看着他,或许对方的脸上是吃惊的表情。


 


或许他猜对了:“你是认真的?”


 


“不然呢?”内马尔坐了起来,他背对着罗纳尔多说道,“克里斯,我想拿到金球奖。”


 


罗纳尔多也知道内马尔目前在巴塞罗那的角色,对于巴塞罗那和它的球迷来说梅西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俱乐部高层和教练在梅西还在的情况下都不可能允许其他人来取代他,不论那个人是谁。在苏亚雷斯转会巴塞罗那之后,内马尔感觉到自己的角色距离他想象中的那个越来越远。这不仅仅是他的个人感受,他的球迷也感受到了,就连罗纳尔多也感受到了。


 


假如那是我,也会感到迷茫,罗纳尔多心想。


 


但是离开顶级豪门去法甲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这很难说,一个球员的关注度和他的身价与他所在的联赛与俱乐部是密不可分的,离开巴塞罗那去往巴黎圣日耳曼需要的不仅仅是个人能力和足够的勇气。


 


“你太天真了,”罗纳尔多站起身,他不想再和内马尔讨论这事,“足球是十一个人游戏,就算你是蝙蝠侠也不可能凭你一个人取得胜利。”


 


“克里斯,你拿到第一个金球奖的时候几岁?二十三岁。莱奥呢?二十二岁。而我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我和你们一样渴望金球奖,这就是我要考虑去留的原因。”内马尔在他身后说道。


 


罗纳尔多转过身看着巴西人说道:“你以为西甲是什么样的联赛?法甲又是什么样的联赛?你以为离开西班牙,离开巴塞罗那还能去更好的俱乐部吗?假如你去了巴黎,你没有退路,你觉得你回得去巴塞罗那吗?还是你有把握重回西甲?巴塞罗那不会允许你选择皇家马德里。”


 


“除非我在别处建立一个强加强大的王朝。”内马尔一字一句的说道,眼神坚定。


 


“你觉得一个王朝的建立是靠你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吗?”罗纳尔多质问道。


 


“所以我的朋友去了那里,克里斯,”内马尔说,“假如那里的左路没有你,要去的人就是我,我敢于离开巴塞罗那去闯荡,去创造,这是我目前必须也不得不去做的选择。这是已经拥有了一切的你不必去冒的风险,你也不必为了这个而遭受别人的冷嘲热讽和误会。你与莱奥已经有了四个五个金球,你们需要做的是帮助各自的俱乐部巩固在足坛的地位获得更多的殊荣,而我知道我不是莱奥也不是你。我知道属于我的荣誉只能靠我自己去争取,你的背后有皇家马德里的支持,莱奥的背后有巴塞罗那的支持,而我只有我自己,我需要找到一个更加需要我的,更像我的俱乐部作为我的支撑。”


 


内马尔说,他对罗纳尔多说过的废话不少,可是从来没有一本正经的一口气说出那么多的话来,他看到罗纳尔多脸上的表情比他见过的任何一种都要复杂,但他没有胆量妄加猜测,他害怕自己因为一时头脑发热而放弃这个念头。他清醒了一些之后又对阿尔维斯说,其实他们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那些不过是暧昧和他的幻想,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从来都没有说过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后来呢?”阿尔维斯问。


 


“后来我们就吵起来了,他并不认同我的看法,最后他把我推出门去告诉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其实罗纳尔多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滚”。


 


“这是你的自由,反正你们已经分手了,去寻找下一段恋情吧,”阿尔维斯说,“去巴黎寻找。”


 


内马尔点了点头,就算阿尔维斯没有来劝说他也早已早定主意,只是离开西甲没有那么简单,他对那里的队友是有感情的,他对某个人还有所留恋。但是他知道,假如他不离开就永远无法与那个人站在同一个高度,他是如此的热爱与仰慕他,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巴萨官宣他转会巴黎的当天,他像一个普通的球迷一样把自己steam的账号ID改成了Cristiano,头像也改为了罗纳尔多在国家队时的照片,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对罗纳尔多表达爱意,像罗纳尔多任何一个球迷一样,也和任何一个球迷都不一样。


 


同一天,罗纳尔多更新了他的状态:My parents always told me to follow my dreams. That is the advice I live by. What’s yours?


 


内马尔注视着那条状态愣了好久,他的嘴角慢慢的勾起,然后打开了whatAPP——


 


我拥有自由和快乐,还有梦想,还有你,我们总会再见的,在巅峰的对决里,还有日常里的纠缠与骚扰,总有一天我会同时得到金球和你。


 


 


3.【莫拉塔x伊斯科x哈梅斯】点梗人: @严氏金鱼 


(这是个什么奇怪的三角关系...总之是别人点的。)


 


Part 1


 


莫拉塔留学回来发现他的姘头伊斯科已经和一个新来的苟且了,为了阻止伊斯科继续和内个哥伦比亚人去跳广场舞他决定伤害伊斯科一下。


 


莫拉塔对罗伊斯科说:“就你这样儿还跳什么广场舞啊,腿弯得中间能夹个球,离远看像两个括弧在抖动,你歇歇得了。”


 


然而伊斯科百毒不侵:“曼联嫌我头大我都不在乎,你说我腿弯又算什么?”


 


Part 2


 


哈梅斯听说伊斯科之前的姘头回来了,他不能允许他的小公举被人抢走,说什么都不能让叫莫拉塔的抢了先,于是在莫拉塔想要靠近伊斯科的时候他紧紧地抱住了对方。


 


Part 3


 


“你们南美人现在都开放到这个程度了吗?”莫拉塔问。


 


然而哈梅斯义正言辞道:“狗子是我一个人的,休想把他夺走。”


 


莫拉塔曰:“我要凭借自己的实力把狗子的心夺回来。”


 


伊斯科回过头的时候刚好看了个清清楚楚:“你们感情很好嘛。”


 


Part 4


 


为了争夺爱人男人们总会不惜一切代价堵上一切比试一番,但伊斯科并不知道莫拉塔究竟吃错了什么药,他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与哈梅斯在尬广场舞。


 


阿森西奥说:“狗子你在看什么?”


 


伊斯科指着哈梅斯和莫拉塔说:“那里有两位患者需要服药。”


 


阿森西奥说:“诶?那两位病友不是马上就要出院了吗?他们怎么还这么疯呀?”


 


*注:此乃《基情病友》AU。


 


 


4.【哈内】点梗人: @珩翳 


已经说过不会再写哈内了(之前开的关于哈内的坑还是会填的),但是既然是赌约还是会写的,愿赌服输。


 


内马尔又自拍了,他换了新发型,把拍好的照片传给他的网恋对象,坐等夸奖。


 


哈梅斯对着内马尔的自拍哭笑不得,可是他还是十分礼貌又虚伪的夸了内马尔帅气可爱。


 


内马尔要求开视频,哈梅斯一如既往的用一张胶布贴着镜头不给对方看,内马尔先是像每次一样催促着哈梅斯快点儿把那该死的胶布撕下去,在他确定对方这一次也不会乖乖服从之后变回放弃自己的想法,憋着一股子气要求哈梅斯脱衣服。


 


“你就这么想看?说好的精神恋爱呢?柏拉图式爱情呢?”哈梅斯说道。


 


“你都看了我了,不给看脸看看肉体行不行?”内马尔举着可乐瓶子,他的爸爸不在家,否则被看到那个可乐瓶子他就死定了。


 


“不行。”哈梅斯说。


 


“你是不是一个大胖子啊?是不是炒鸡丑啊?”这是属于内马尔的终极疑问,他无药可救的爱上了一个只给他听声音看不到脸的人,却又怀疑对方是个丑货,他还是陷入极度的恐慌,万一他爱上的真的是一个又胖又丑的人该咋办啊?


 


哈梅斯没说话,他在对话框里打了三个点儿,他对内马尔的态度和疑问是又好气又好笑,假如这个时候他现身在屏幕前无疑是让那个低俗的家伙得逞了,他才不想上这个当,假如他辩解只会让内马尔确定他就是个自卑的家伙,所以他只是打了那三个点儿,然后不再说话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要不是内马尔让爸爸回来了恐怕他们就要开始第56次分手之前的争吵了。


 


哈梅斯看见内马尔飞快的关掉了窗口,然后他听见内马尔他爸爸问道:“那是什么?”


 


想必是被发现了那瓶可乐,紧接着就是内马尔一阵不靠谱的解释,听起来内马尔是被他爸爸没收了可乐以及所有的零花钱。


 


内马尔回来的时候关掉了视频开始给哈梅斯发信息:这下好了,就一瓶可乐毁了我的一切。


 


哈梅斯望了望窗外的月亮,他随手拍了一张发给内马尔,并附上文字:今夜的月色真美啊。


 


内马尔看到那轮在照片上根本就是一个稍大的亮点的月亮笑了,他也给哈梅斯拍了一张:我们在看着同一个月亮。


 


只是对着拍月亮并不能满足一个天性浪荡的人,再一次争吵之后哈梅斯决定给内马尔看看自己的腹肌,于是他只穿着内裤坐在椅子上,把镜头对着自己的腹部:“你要是觉得不好看那就不是我。”


 


“妈的,我刚想夸夸你,到底是不是你本人?”内马尔盯着那几块好看的隆起骂道。


 


“你猜。”哈梅斯得意的笑了。


 


“猜你妹,镜头下移一点儿。”内马尔说。


 


“不要得寸进尺,我可不是要和你对着撸。”哈梅斯说道。


 


“那你给我看什么腹肌,扫兴扫兴。”内马尔抖着腿翻了个白眼,这表情收入哈梅斯眼中,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未成年不要做这种事情,不利于身体发育。”哈梅斯说,他本来想吐槽一下内马尔那令人着急的身高,但是想了想还是善良的没能说出口。


 


但最终由于内马尔噘着嘴一直都没有开心,哈梅斯破例为他跳了个舞,这个舞蹈令内马尔无比的兴奋。所以内马尔他爸爸就看到了他和他的蒙面网友对着裸舞的画面,内马尔被他爸爸断网了。


 


内马尔用他队友马塞洛的手机给哈梅斯发信息:我爸把我手机也没收了,他还把家里的网线掐了,我已经对他解释那是视频教学了,他依然不相信我。


 


那本来就不是视频教学,哪有人光着身子带着面具在镜头前叫人跳舞的,这也太诡异了,任何一个爸爸也不能忍受被儿子以这种方式嘲讽智商。


 


“那该怎么办呢?”哈梅斯不想和内马尔分手。


 


“我们偷偷的吧。”内马尔说。


 


可是他们并不可能偷偷的来往,内马尔从来没有向他的父亲隐瞒过任何事情,不仅是因为他们父子感情到位,不得不的说,老内马尔对摆弄孩子这件事很有一手。最终内马尔告诉哈梅斯,他爸爸要给哈梅斯的妈妈打电话告状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爸爸呢?”哈梅斯不解的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告诉他呢?他可是我爸爸!”内马尔说。


 


“我们是两个男的!”哈梅斯对着他大叫,“而且那是我们约定好的!”


 


“你怕了?你个孬种!”内马尔骂人了。


 


“你伤害到他了!”哈梅斯意识到他与内马尔根本就是不同的两种人,“你让一个根本不可能接受这种事情的人去知道对他来说就是残忍的!你这是愚孝!”


 


“我没有做错,我不会向爸爸隐瞒任何事!”内马尔和哈梅斯对着吼起来。


 


哈梅斯想了想哑着嗓子说:“那他监视我和我的朋友,你又怎么说。”


 


“他只是想保护我。”内马尔说。


 


“可是他伤害我了,你依然觉得他做的都是对的吗?”哈梅斯想要一个答案。


 


“是的,他没有做错。”内马尔十分肯定的说。


 


他们的恋情到此为止了,哈梅斯想,老内马尔没有做错,做错的是他罢了。


 


2014年哈梅斯加入皇家马德里,内马尔觉得那个人跳舞的动作有点眼熟,但是从没见过旧爱的脸孔。他与哈梅斯在ins上互fo,却从没有互动过,他想,假如那个人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一个的话,除非对方主动与他相认,否则他们就只能做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2017年哈梅斯通过马塞洛的手机联系到了内马尔,他说:“我要转会了。”


 


内马尔说:“我也是。”


 


哈梅斯说:“你去哪儿?”


 


内马尔说:“法甲。”


 


哈梅斯说:“再见。”


 


内马尔说:“再见。”


 


再见,再也不见。


 


 


5.【阿森西奥x伊斯科】点梗人: @xixiyan


 (又是一个从来没有写过的CP,愿赌服输。)


 


假如有人问我们的关系,我会说我们是同性恋人。


 


阿森西奥听到伊斯科这么说的一点儿也没有怀疑自己的耳朵,看到的人只会觉得他们在恶搞。


 


罗纳尔多在更衣间里抱怨:“科克说我是同性恋,没错,可是我有钱。”


 


他显得那么生气,气到又用自己富有这件事进行莫名其妙的反驳。


 


“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独处的时候阿森西奥这样问伊斯科。


 


“谁知道呢?”伊斯科说。


 


“你不确定?”阿森西奥以为伊斯科会替罗纳尔多否认,但他没有。


 


“或许直男,或许是基佬,或许是双呢。”伊斯科对这种事情显得十分淡定。


 


“见怪不怪了?我们更衣间里有那种人吗?”阿森西奥靠近伊斯科小声问道。


 


“哪种?”伊斯科明知故问。


 


“同性恋者。”阿森西奥极其短促的说道。


 


伊斯科转过头对着他笑道:“你觉得同性恋者是一个贬义词?”


 


阿森西奥忙着否认:“哪有,那你说克里斯干嘛那么生气?”


 


“科克在用这个词汇侮辱他,假如他真的是同性恋或许在气科克蔑视同性恋这种行为吧。”伊斯科的回答出奇的正经。


 


“你觉得同性恋者怎么样?”阿森西奥问。


 


伊斯科看着他暧昧的笑了:“你这样好像在求爱啊,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操,”阿森西奥笑骂,“你还要不要脸?”


 


伊斯科竟然没有骂回去,他只是笑笑不说话了。


 


阿森西奥也不说话了,尴尬。


 


不知过了多久,伊斯科突然说:“阿尔瓦罗说,假如我的头没有这么大,腿要是能再直一点儿,说不定不会显得它们有这么短。”


 


阿森西奥大笑起来:“他嫌弃你了?”


 


伊斯科也笑:“哪里轮得到他呢?”


 


气氛再次尴尬。


 


“他还说,假如我的腿再长一点儿,拥抱的时候就不好太突然了,因为会不小心怼到他的嘴。”伊斯科又说道。


 


阿森西奥难得的沉默着,也不知过了多久,伊斯科觉得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那个人终于再次站起身走向他,几乎是紧贴着他说:“我看看究竟能不能怼到嘴巴。”


 


伊斯科并没有多么的惊讶,他轻轻的碰了下阿森西奥的嘴唇说:“当然能了,你的身高刚好方便怼到啊。”


 


莫拉塔走进更衣间的时候撞到了他一辈子都不想看到的画面,后来他转会切尔西了。


 


 


 


【注解君】:


 


1.兔羊的段子来自一个长篇,名字都没取好,个人挺喜欢的,但是还没写出来。


 


2.内罗的这段本来想写在信仰之吻里面,但是不打紧,我还可以再编其他的。


 


3.第三段和第五段点梗的CP简直莫名其妙,请以后前来点梗的孩子温柔一点,不要再拿这种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的CP给我写了,tag真的不好打啊。


 


4.以上,我的赌约履行完毕,需要给我提交长评的人我就不一一点名了,愿赌服输,说话不算话的真的会倒霉哦。


 


5.OOC属于我,不接受本文设定右上角❤









评论

热度(34)

  1. 冉舒The Headho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