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米很可爱。

【信白R】霸道总裁爱上我(靠

星星点灯🌟:

*给我家老橘的七夕贺文!


*新手司机,谨慎上车> <






01




    韩信平静地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随后便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工作报表——边儿上的偶像剧。




    屏幕上一位拥有着俊秀面貌的男子深情地凝望怀中脸上布满红云的女孩,嘴中缓缓吐露出肉麻而又低沉的爱语。眼看着两人之间甜蜜得渐入佳境就快要吻在一起,韩信终究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戾气一拳用力地拍打在桌面上发出极大的响声。




    他的额头暴起了狰狞的青筋,阴沉着面色拉过一旁的助理厉声道,“把这个男人给我找过来。”




    助理瑟瑟发抖着抬眸看了眼,看完后心里也有了个数,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哦……哦,这电视剧男主角是最近刚出来的小鲜肉,我马上替您联系!”




    话音刚落,却见韩信嫌弃地横他一眼,“我说的不是他。”




    啊?




    助理茫然地顺着自家总裁的手指的方向指过去,末端正正好地定在男女主——背后街道上一个有着蓬松栗色短发的男孩身上。


    虽然看不清正脸只有一个模糊的侧颜,但不难从那姣好的轮廓中看出其定是有着精致的面容。虽然内心对上司大人偶尔的心血来潮腹诽着,但表面上他还是措辞着恭敬地低头,“那我马上替您整理出一份龙套……呃不、群众演员的资料,到时候请您过目。”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助理小心翼翼地抬头打量,却看见往日里雷厉风行的总裁大人韩信,此刻正呆呆地看着盯着电脑里循环播放的肥皂剧,半晌后伸手轻轻地抚过屏幕的那一小角落,转过头对他露出认真的眼神。




    “我要他火。”






02




    “李白!大事不好了!”




    李元芳急急忙忙地抱着叠厚厚的纸,欲哭无泪地跑到他面前才把东西堆在桌子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心里想着这么措辞,整张脸都挤在一起看上去苦兮兮的。


    他抬起手打着哈欠随手拉了拉有些松垂的背心,翻开那叠纸一边在嘴里嘟囔着,“什么事儿瞧把你急得,先让我看看这是什……”




    无精打采的话语在看到那放大般的五号黑体字后戛然而止,李白瞪大眼睛翻了翻不敢置信地把这叠合同重重地摔在桌上,“这什么玩意儿??”他小声地喃喃道,“……真的假的,你可别逗我。”




    “逗你玩儿也没胆子用这尊大神的名头呀!”李元芳气急败坏地伸手翻开给他看,指出大大的“包养”两个字苦着脸,“这是西汉集团的那位韩总裁人助理亲自给我的,你什么时候招惹上这种人了?”




    李白朝他翻了个重重的白眼,他怎么会知道?他随意翻了翻这所谓的合同里的条款与事项后有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敢情人家把他当跑龙套的了?


    天知道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小编剧,还写的那种狗血天雷言情剧,只不过穷逼剧组导演狄仁杰为了省群演的钱才叫他出来做个背景板,只是没想到居然还被韩信给注意到了。




    李白叹口气,把合同推回去,“跟人说我拒绝,直接说我根本不是演员,他们找错人了。”




    “我可不敢得罪人家大老板,还是你自己亲自说吧。”李元芳摇摇头喝了口奶茶,随后他想起什么一样的从兜里摸出手机来,“不过我可以把他助理给我的电话给你,你自己打过去吧。”




    行吧。李白无谓地耸耸肩,直接点开李元芳发给他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喂,是韩信的助理是吧?”李白砸吧砸吧嘴,把刚从李元芳那里抢来的奶茶吨吨吨吨地就喝下了肚,随后也不等对方应答就说出噼里啪啦的一大串,“我是李白,说实话你们找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什么演员,我就是个写剧本儿的,所以那个包养还是算了吧我不想火也不陪睡谢谢您嘞。”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后才回了句,“那不论身份,单纯就是想睡你呢?”




    声音低沉却也悦耳,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讨喜。


    李白眼角一抽略带鄙夷地撇撇嘴,正巧手边就是那本天雷滚滚的偶像剧剧本,他随手翻开一页学着里边女主角的腔调怪声怪气地回了过去,“我是不会出卖我的肉体的,别以为你们有钱人有几个臭钱就能玷污我们文艺青年的尊严!”




    语毕,他霸气地在李元芳目瞪口呆的视线下直接挂断了电话,得意地朝他一挑眉勾起嘴角。看见你白爷爷的风姿没?对这种欠揍的人就是得这么干!




    李元芳惊恐地摇头,“那个、我是不是忘了跟你说……”




    说什么?


    李白蹙眉,心下无端端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新剧的投资方就是你刚刚挂掉电话的那位……”




    李白眨了眨眼睛,看看李元芳又看看手机,眼神无辜地像只小柯基。




    我靠,老子现在打回去还来得及吗?!






03




    李白,芳龄二十四,是一个刚从名牌大学里毕业两年、正值青春年华、却仍然名不见经传的小编剧。


    虽然他本身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抱负,不求闻名于娱乐圈也不求万贯家财与权势地位,只希望自己的认认真真写的文艺剧本可以被人赏识,由一个专业且优秀的导演拍出一个真正让人满意的作品。




    结果毕业了出来混却沦落到只能靠写一些脑残青春非主流剧本,然后让狄仁杰那个穷逼导演拍出来讨生活。


    所幸,狄仁杰虽然是抠了点,但对待拍摄却是用心。




    没有财大气粗的投资商,请不起优秀有名的演员也没有用心制作的道具,他们凡事只能亲事亲为。抠剧本细节,抠演员演技,连请群众演员的钱也要省下来,几乎整个剧组无论是打杂的还是后勤导演制作组,几乎都被狄仁杰无情地赶到剧里边客串。


    也正是他们这样的态度,虽然脑残剧还是被那些人狠批了一顿但也收获了不少正处青春期的小女生的喜爱。




    虽然一番努力得到了成效,但不得不说,李白还是颇有些怀才不遇之感的。


    毕竟他表面上在众人面前表现地吊儿郎当,实际上他还是有一颗文艺的心的。比起拍什么狗血言情剧,李白更偏向于塑造一个性格鲜明的角色与剧情细节饱满的故事。也许是个持着长枪鲜衣怒马的将军,也许是个偏爱诗酒的剑客的风流韵事……总之跟这种一群矫情做作的男女在那儿唧唧歪歪的我爱你你爱他他爱她这种没什么营养的故事扯不上任何关系。




    但凡思及此,李白就气得要把狄仁杰掐死。




    拍这种破烂剧就算了还让他上去客串,这下倒好了,把人家韩信给引来了!




    关键是如果人家看上的是他的才华,李白也就谦虚两下就搭上线了,可万万没想到这韩信……是看上了他的美色啊!


    李白哀嚎着对镜子摸摸自己的脸,端详了许久也不得不夸一下自己长得是很他妈帅。就连当初悉心教导他的大学教授也说他比起做一个编剧,倒更像是电视里那些个雍容华贵,化着精致妆容身穿名牌而又高高在上的大明星。




    可先不论他自己本身不喜欢被娱乐圈的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所束缚,而且再说了他也没什么演戏的天分儿啊。


    至于唱歌?不跑调那就谢天谢地了,倒是跳舞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李白连忙晃晃脑袋,捧着水拍向脸以免他自己又胡七想八想那些不着实际的东西。




    方才韩信的助理给他发了短信说要约出去见面吃饭,他本来不想同意的可是刚一拒绝就见着狄仁杰阴着张脸一过来就是对着他脖子一顿掐。


    “你不去人家就要撤资了!那我们这破戏还怎么拍?”狄仁杰对着他显然没什么好脾气。




    “我刚跟人家说我不能出卖我的肉体……”李白委屈地小声反驳,现在这送上门不是给人吃个干净?


    狄仁杰颇有些恨铁不成钢,“那就出卖你的灵魂!吃顿饭又不是破处你紧张什么?而且人家破你的处你还赚了好吧?!”




    不是说好的铁面无私吗!说好的瞧不起潜规则呢!


    李白愤愤然,可看着穷逼剧组的饭盒里连肉末惺子都少得可怜的份上还是悲愤地决定出卖一回美色,何况也只是吃个饭人家一个大老板什么帅哥没见过也不会就对他霸王硬上弓吧……




    嘀嘀咕咕着磨蹭了好一会儿李白才舍得出门。


    正当他对着自己所剩不多的生活费将要用于打出租车而耿耿于怀的时候,韩信的助理给他发了个短信说已经到了他家的楼下。李白惊诧地把两个眼睛瞪得圆圆的,很是欢脱地把脑袋探出窗外果然看见一辆夺目的深蓝色宝马停在他的楼下。




    怪不得那些个小女生都喜欢霸道总裁,连他一个大男人都觉得这总裁简直苏炸了!




    李白美滋滋地抱着李元芳给他的那个包养合同跑到楼下,自顾自走到副驾驶位旁拉开车门坐下绑好安全带,动作毫不拖沓行云流水堪称一气呵成。他笑嘻嘻地正打算向特地来接他的助理大人好好道谢,扭头却瞧见坐在驾驶位上的男人抬头看了过来,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朝他淡淡地一点头却是惊艳万分。


    他的手懒散的搭在方向盘上骨节分明的手指间夹着快要燃尽的香烟,吞云吐雾间浅淡的烟气一点一点揭露出模糊的身型。昂贵的西装很好地修饰出宽阔的肩膀,再往上是浅淡的神情却流露出些许温和的眉眼。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稳重而又成熟的男人,却又矛盾地留了一头柔顺而又张狂的红色长发保养得宜犹如华美的绸缎,映得他本是英气的五官更为锋芒毕露。




    李白怔怔地看着这人,他自小也是被人吹捧着相貌出众着长大,更是在进入娱乐圈以后见过的俊男美女不知凡几,而这次他却确确实实地被这么一个默默无名的人所惊艳。


    并不是相貌上的绝对碾压,而是在浮躁的娱乐圈中从未见过的沉静,仿若经过数年沉淀后而自然而然显示出的气质将本就俊逸的面容衬托地更有韵味,这便是那些个明星与所谓的小鲜肉所比不上的。




    李白突兀地有些自卑起来。




    从外表中可以看出对方的年纪与他相差不大,可他们的阅历学识与社会地位却是天差地别。在他还为一点打车钱而感到肉痛时人家年纪轻轻就买得起豪车,在他吃着索然无味的盒饭时人家却可以驾车带他到所谓的六十八层旋转餐厅花上几万块吃一顿晚饭。




    ……等等不对啊,这个人只是个助理,又不是人家大名鼎鼎的韩总裁!




    李白目光熠熠地盯着小助理好看的面庞,心下那点儿自卑亦或者是别的情绪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是将内心的悸动与怦然心动放任自流。




    他总算有些理解和明白那些个三流狗血言情剧里所谓男女主的一见钟情了。




    就在初见的那一刻。






04




    李白,一个小透明编剧,此刻正陷入了久违的恋爱期的烦恼。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他的心上人正打算把他往别的男人的床上送???




    这也太刺激了orz




    李白简直想摔了手上的破合同然后转而投入他心上人的怀抱——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在心里滴着血,一边默默地粘合着自己的玻璃心。


    车内的气氛变得很僵,冰得似乎是要掉渣,一向絮絮叨叨的李白正忙着捧着自己文艺的小心灵悲春感秋,倒是他的心上人先开了口。




    “你似乎很不满?”坐在驾驶位上的韩信慢条斯理地将烟熄灭,透过前视镜打量他的神情。




    心上人的声音果真就像电话里的一样好听!如果放在总裁文里那就是属于男主那样低沉而又性感的大提琴音色!


    正当李白要陶醉其中之时却幡然醒悟。




    这是向人家表白的好机会!


    于是他严肃地摇头,“不,我并没有感到不满。”


    ……才怪。




    李白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词句,争取在不抹黑韩总裁的前提下向小助理表示衷心,“只是我觉得比起和韩总一起吃饭,还是和你一起更自在一些。呃……毕竟我们身份差距有点大,不知道今天以后助理大大有没有时间出来跟我一起吃个饭?”




    韩信闻言一挑眉,合着李白是没认出他?


    他悄悄对着前视镜里打量了一下自己,昂贵的定制西服、淡薄怡人的古龙水香以及低调奢华的高端腕表——这霸道总裁的标配在李白眼里怎么就成了个小助理?




    不过看样子李白似乎是不讨厌他,甚至还有些好感。




    韩信第一次如此感谢他父母赐予他的样貌,努力按捺下心中的得意后才勾起笑容后对着李白一锤定音,“不用以后,现在我们就可以一起出去。”




    李白有些疑惑,“那你家总裁……?”




    “他今天处理事情没空。”韩信赶紧抢答,看着李白还是有些担心的模样后又补充道,“不用担心,我是韩信他的助理兼弟弟,他不会介意的。”


    看来李白是对他总裁这个身份很不满啊,那就干脆换一个身份来接近应该没问题吧。




    “什么??你是韩信他弟??”李白吃惊。




    “不然一个小助理怎么开得起宝马?”韩信难得开起了玩笑,“跟赵云借的?”




    李白:“……”


    虽然并不好笑但他还是很给面子地给韩信呵呵几声,一边有些心不在焉地摩挲着快要被他翻绉的合同页脚。




    合着他现在爱上了想要包养他的变态的人的弟弟?兄弟三角恋?




    这他妈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啊!




    所谓故事源于生活,狗血处处皆是,虽然李白被这个事实郁闷得快要吐血但还是默默接受了这个设定……其实想想也还是挺带感的嘛。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小助理的话,李白反倒会因为害怕得罪韩信亦或者给对方带来不好的影响而畏手畏脚的放不开,可如果人家是韩信的弟弟的话自然就没了这样的烦恼。


    想通了后李白自然也淡定了下来,作为一个具有浪漫情怀的文艺青年与文笔口才都极好的编剧自然是舌灿生花,在他刻意的恭维与真心的夸赞下对韩信的喜好与性格也有了个大概的轮廓与印象。




    他们果真是品味相近,无论是喜爱的文学作品亦或者闲暇时的娱乐活动都惊人的相似。在算不上短的车程以及吃饭的过程中几乎没有冷场的时间,韩信总能很好地接下他的话题,一时间也是交谈甚欢。




    结束之后李白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也知道死缠烂打并不能在韩信心中留下好的印象——何况他手里捏着人家的电话号码,不愁。


    韩信很绅士地将他送回了家楼下,他恋恋不舍地从座椅上起了身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连韩信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




    他连忙拉开门将脑袋探进车里,“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韩信从捏造自己的身份时起便在心里编好了一切信息,所以面对李白突如其来的询问他也只是回以一个微笑后道,“韩重言,如果不嫌弃的话叫我重言就好。”




    韩重言。




    这三个字在李白嘴边仔细研磨了百转千回却迟迟不肯开口,看着韩信明明带着十足的期待却又故作冷淡的神情他情不自禁地笑起来,故意舔舔唇瓣将浅淡的唇色涂成瑰丽的艳红似乎凑近便能闻到淡淡的香味。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委身入了跪坐在车内,昏暗的暖黄色调的灯映在他精致的面庞只余些许阴影却更显得那饱满的红唇鲜嫩欲滴,直至韩信眸色渐深后才满意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重言。”


    可真是个好名字。




    李白笑得眉眼弯弯,不等韩信反应过来便扭头转身就走,还不忘把门重重地关上。




    韩信郁结,看着这人轻飘飘似乎什么也不放在心上的背影只觉得恼怒又有一股子甜蜜,满心满眼都是李白那有些狡黠的神情和一张一合的令人很想吻上去的形状姣好的红唇。




    他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从那张嘴里吐出的是韩信二字会有多么美妙。






05




    只是短短一个星期两人就熟稔了起来。




    所谓郎有情妾有意,在李白装作不上心的勾勾搭搭中本就对他有意的韩信自然是配合得紧,仅仅在一个星期内韩信便无孔不入地渗入了李白的交际圈与生活之中,更是频频以监督的名义上剧组里面与李白谈情说爱。




    狄仁杰见状只是略挑起眼角,权当没有看见。


    只要投资商不撤资他就没什么意见,倒是导演助理李元芳探头探脑地跑到李白身边可怜兮兮地说,“韩信他没找你麻烦呀?”




    李白对于这个问题也很困惑,只是摇摇头,“可能人家本来就是一时心血来潮吧?”他悄悄抬头看向正和狄仁杰攀谈的韩信,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而且我不是还勾搭上人家弟弟了嘛!”


    李元芳仍然嘀嘀咕咕着,“……我可没听说过韩信有什么弟弟,你别被卖了还给人家数钱。”




    李白对此不可置否。


    虽然他对一向雷厉风行的韩总裁盯上他这件事情一直感到心惊胆战,只是人家也迟迟没什么动作,亦或者是由于韩重言的缘故而放过了他。其实这么看,这霸道总裁也不全都是坏的嘛。




    比如他家重言就很好呀。




    “在想什么?”




    说曹操曹操到,韩信同狄仁杰客气地打过招呼后扯过还站在原地傻笑的李白的手腕,把人拉到了沙发上坐下。他看着李白一副还没缓过来的神情也不恼,这几日来他也算是摸清了李白的性格,具有浪漫情怀的文艺青年总是会在他做出亲密的动作之后大脑放空,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些青涩。




    恰如现在。




    李白慌张地把手从韩信手中抽出,只觉得被碰触的地方似乎是被燃起来了一般滚烫滚烫的,随后而来的是一股子后悔,只得眼巴巴地盯着韩信的宽大的手掌心缅怀着刚刚那温暖的触感。


    他暗骂自己,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怪不得现在还没女朋友!




    不过……还是找个男朋友更好些吧?


    比如,韩重言这样的。




    “在想……”李白笑着,却不好意思说出我在想你这般矫情的话语,只好慢吞吞地拿起手边的剧本递给他,“呃……在想剧本。”




    韩信闻言只是轻轻皱了下眉头,他也知道李白的剧本都是些什么东西,不过其实有着少女心的李白在他眼里也是可爱就是了。随手一翻便能看见李白在上面认认真真写下的批注以及狄仁杰标出来要细细研磨的细节,随后他再往后翻就看到了一句再熟悉不过的语句。




    李白看着韩信的神情渐渐从平淡变得古怪,疑惑之下探过头去。




    【女主:我是不会出卖我的肉体的,别以为你们有钱人有几个臭钱就能玷污我们文艺青年的尊严!】




    李白:“……”




    他嘴角不自觉地抽搐,回想起自己对着电话那头故作清高吼出来的话语只觉得羞愤难当,颇有几分被人扒了黑历史一般的羞耻感。李白连忙讪笑着夺过剧本夹在胳膊那儿朝韩信讨好地眨眨眼睛,“你没看到什么吧?”


    他的一双眼睛亮得惊人,偏棕色的瞳孔因为惊讶而瞪大却很好地从中看出了韩信的倒影。




    韩信开的是经纪公司,手下除了相貌上佳的明星更是有着数不清的俊男美女,即使是李白也只能大概占个中上的程度。可是眼睛这么好看的,毫无杂质的却只见过李白一个,尤其是当他看向你满心满眼都是你的时候更是美上了一个台阶。


    或许只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韩信却觉得喉咙此刻有些发紧,声线也比平日里低沉了些许,“有几个臭钱,恩?”




    尾音拉得有些长,是上扬的调子。




    李白心下大叫不好,嘴里却像抹了蜜一般,“我那是说韩信呀。”




    韩信冷哼一声,竟然有些嫉妒起自己捏的这个身份了,“那我呢?”


    他生的一副好模样即使在美人如云的娱乐圈也是上等之姿,鼻梁挺翘,唇形虽是凉薄了些却是优美,余下的五官也是无可挑剔的周正。此刻些微的嫉妒与不悦使得整个人都生动了些许,配上那张扬的红发似是烈火般明艳。




    李白怔愣地盯着他,胸腔里边那颗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狂跳着,不自觉脱口而出,“你的话随便玷污!”


    说完他就想给自己一巴掌。




    李!白!


    你什么美女帅哥没见过!敢不敢矜持一点别这么没出息!


    可心中偏生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吴侬软语,且让他放心地沉沦于其中,总归韩信是不会害他的。




    玷污两个字太过暧昧,韩信失笑,“随便对你做什么都可以?”




    李白耿着脖子硬气道,“是你的话就完全o几把k!”


    “那亲吻呢?”韩信眼角染上笑意。


    “可以!”


    “更进一步呢?”


    “……随你!”李白被他盯得面红耳赤。




    他啐了一口此刻正对他笑得揶揄的韩信,心里酸酸涨涨得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这算是在一起了吧?李白纠结地咬着自己的指甲,一只手紧紧攥着衣角在心底里盘算着该怎么问出口。


    他抬头看韩信的侧脸,神情上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无懈可击看不出他心底里的想法,只得佯装淡定自若的模样反问他,“逗我也得有个度啊,重言,你也不表白一下?”




    韩信不回答,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他,伸手接过李白的掌心包在手掌里。




    李白浑身一激灵差点绷不住故作淡定的脸,眼见着韩信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浓却干脆是心一横捂住韩信的眼睛,微微从喉间滚动两下叹出口气,略带紧张地将身子稍稍前倾吻了过去。




    行行行,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还不成吗?






06




    关系定下后两人总算是过了一阵蜜里调油的小日子,李白从一开始对韩信先前要包养他的事情还感到担惊受怕,可是这么长一段时间人家也没来找麻烦后也是放下了心来。




    也许陷入恋爱期间的人的智商总是会低于平均水平,按照狄仁杰的话来说那便是李白这个本来脑子就不怎么灵光的谈了恋爱简直是雪上加霜——大概是彻底傻了。


    和韩信的游刃有余不同,李白的恋爱历程总是磕磕绊绊得伴随烦恼和无措。




    李元芳举起小手当上了李白的恋爱顾问,虽然一般来说话语权更大的是狄仁杰没错了。


    “干嘛苦着脸?”李元芳看他一整天都不在状态。




    “重言不是老来探我班嘛。”李白怔怔地拿手撑着下巴,有些低落地点头,“我也想去他公司探望一下,比如送个饭见见他哥,不是那什么——丑媳妇也得见公婆不是?”


    狄仁杰闻言却是不高兴地抬眉,“你这叫丑媳妇儿?除了脸已经一无是处了,还这么贬低你自己的颜值。”




    李白真想朝他翻个白眼,不过从狄仁杰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已然是难得,“可无论我怎么旁侧敲击,他也不肯给我公司地址,我也没办法给他个惊喜。”


    狄仁杰真是恨铁不成钢,“上网查呗!西汉集团那么出名,搜一下总能知道分公司的地址的。实在不行就找私家侦探,你是不是傻?”


    恋爱使人变蠢果真是名不虚传。




    号称消息最灵通的李元芳只是在电脑前鼓捣了一阵子就把地址发到了李白的手机上,上面是韩信近日来的办公地点甚至精确到了哪一层哪个房间。他人脉广得很,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跟前台的人谎称李白已经预约,到时候放行即可。


    李白感激地把李元芳举了个高高,直到小耗子红着耳朵狄仁杰黑了脸才把他放下来。他笑得牙不见眼,撸起袖子在剧组附近的宿舍里拖着女主角王昭君细细给他教导了一番才做出来的饭菜包装好,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西汉基团的公司办公楼前去。




    还是那句老话,山不就我我就山嘛。


    主动出击在恋爱中方为上策。




    前台小姐是十分好看的,兴许在娱乐公司里就没有几个长得差强人意的。女人总是为美丽而生的,五官算不上完美却也称得上精致,一双笑眼看向他后复又低头,“韩总在十六层的里间。”


    就连声音也是悦耳的犹如银铃之声,重言真当得是好艳福。




    “那韩总助理呢?”李白朝她点头,略带抱歉地询问。


    前台小姐惊讶地抿唇,“韩总凡事亲力亲为,只有一个管他衣食住行的管家。所以没有你说的助理。”




    李白一怔,下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袋子。他舔舔唇,已然有了大概的猜测,“那他弟弟呢?”


    前台小姐温和地回答,“您是记错了罢?韩总是独生子。”




    虽然心里有了底,但听到答案后李白还是忍不住晃了下身子,有些咬牙切齿地在心里默念着韩信的名字。


    重言?韩信?哪个才是你,可真能编啊。




    “那您还找韩总吗?”前台小姐小心翼翼地询问。




    “去,怎么不去?”李白冷哼,“我这就去兴师问罪。”


    他嗤笑一声,把手里的便当盒放在前台,对着明显还存着疑惑的前台小姐道这是送你的礼物,感谢你回答我那么多的问题。


    这是我的职责。她敛眉微微颔首。一边在心里默默哀悼。




    韩总,这小手才刚摸上就掉了马甲——这李先生怕是要扒破了您的皮。






07




    韩信自从接到了前台的电话后便知道李白已经上了电梯,也许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了。


    他手心冒了汗,本身就因为骗了李白这件事情而耿耿于怀,这下子暴露出来倒也算好。如果李白是真的喜爱他,自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大动肝火。




    毕竟没他的默许,李元芳哪里那么容易黑进他的电脑里改他的行程预约表?




    韩信的耳力很好,他听见那人愤怒地蹬着步子的声音以着一股子勇往直前的冲劲儿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前。他的额头上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刘海被浸湿贴在额上的皮肤,桌上的文件从方才起就没再动过凌乱地摆放着,狼狈至极。


    他漫不经心地在本子上画了个酒葫芦,心里默念一、二、三。




    门开了。




    李白端得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在看见韩信冷静的神情后怒火一瞬间烧得他头脑昏涨,冲破了天灵盖。他压下了心里那些弯弯绕绕,加快脚步,恶狠狠地拽过韩信的领子,“韩信总裁?恩?”




    韩信想回答一句是我,就是我,可看着李白的怒容又只得往肚子里咽。




    李白干脆瞌眸吻了上去,只是唇瓣间的碰触没有过多的交流。一吻完毕,他恶声恶气着灵活地解开韩信的领带与衬衫扣子,“包养我,恩?钱你没给我总得来点美色补偿吧?”




    听到这话,韩信反而舒出一口气,既然说出这话就代表李白没有真的太生气——起码没有分手的那种。




    他总算找回了主动权,把大张旗鼓坐在他桌上耀武扬威的李白抱到自己腿上,不顾李白的一声惊呼把他抱在怀里任由他又踢又打也不肯放开。李白强装镇定地皱眉,凑到他耳边呼出一口热气,“你说你这样死缠烂打有没有意思?”


    “有意思得很。”韩信尽量温声地回答,嘴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啄李白的面颊,直到唇瓣,同他交换一个湿漉漉的吻。李白迷迷糊糊地伸手换过他的脖颈,满脑子的质问与愤怒被韩信难得流露的些许温柔压了个紧实。


    他被这般温柔缱绻的对待着,居然有一丝想要继而沉沦的想法。




    待他回过神来,韩信那般束着长而傲然的马尾已经被解开,如瀑长发置于他的锁骨前,发尾的小小卷翘也在韩信撩开他下衫时蹭着腰间的肌肤,只惹得他有些痒,燃起一点点犹如发色般红艳的星火。


    李白大惊,连忙要站起身却被腰间那双手紧紧环抱着而不能动弹分毫。就当他正要将手放于韩信肩膀上借力起身时锁骨间却传来一阵疼痛,低头一看,竟是韩信抬起眼笑着给他不轻不重地咬出了个红印。




    李白眼皮一跳,伸手就要一巴掌拍过去却正入了韩信的怀,被他单手反剪背于身后。


    腕上的红痕同白净的衬衫相映,分外撩人。




    李白咬牙切齿地用劲,腿夹住韩信的腰,“放开,你不要得寸进尺。”




    韩信不紧不慢地抬眼看他,嘴角翘起。




    “我偏要得寸进尺。”








   外链:这是一辆碰碰车(。








    李白累得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却不知为何没有睡意,安安静静地窝在他的怀里打着盹儿。韩信见状心疼得擦擦他额头上的汗,一边又摇醒他后再他的嘴唇上啃弄,模模糊糊地说,“你方才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李白自然知道,却故作不知,“什么问题?”




    韩信咬了咬他的鼻尖,“我们结婚吧?”


    不知道他从哪儿摸出来了只戒指,硬是趁着李白没反应的时候往人的无名指塞了进去。尺寸是正正好的,李白瞪大眼睛又看向韩信的左手,果不其然也有一枚戒指。




    李白咬牙切齿地拿起身下的枕头劈头盖脸地往韩信头上砸去。




    “结吧结吧?”韩信难得对着他也撒起娇来。




    呵呵,结个屁!


    求婚这么神圣的事情不应该在多谈几年恋爱后才提出吗?只是上了个床你就给人戒指你到底靠不靠谱啊你!




    再说了,霸道总裁三部曲怎么一个都没有?!


    你还没在私人专机上给我一个浪漫的吻,还没在玫瑰花海中跟我求婚,还没有和我吵架误会解除误会然后对我强取豪夺,没有再三千米高的天空中说爱你!




    李白抽抽嘴角,连忙把这些想法从脑袋里剔除。


    跟狄仁杰拍多了脑残偶像剧,连他自己的脑子也快出问题了。




    韩信一看有戏,连忙把他纳入怀中,“我保证,我会专心致志的只对你一个人好,何况我器大又活好,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语毕,他还一挑眉毛朝李白露出个暧昧的笑。




    考虑个屁!臭流氓!




    李白瞪他一眼,然后听见自己说了一声,“好。”






    Fin.






    文梗如下:








    这是给我cp老橘的七夕贺文!可是因为我这几天没有网以及不会弄外链导致现在才发出来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七夕贺文了(。


    字数我特意凑了个13140字,希望可以一直做长长久久的CP!!爱你!!







    我我我真的不会开车你凑合着看吧我真的好羞耻的(。




    前阵子我一直在一个运动训练营里面尬舞,一整天都没空写文打游戏,现在回家了赶紧赶了一篇出来!信白的直O癌会更新的,云亮的我们结婚吧也会更新的但是会很慢不要嫌弃我呜呜呜QAQ











评论

热度(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