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舒

特长:吵架 废人一个
皇马/曼联/多特
圈地自萌
蹲坑吃粮
不产出
一生中上帝会带你见一些人,每个人都有他不同的用意,但有些会先走,有些则会陪你到最后,记得谢谢那些先走的人,谢谢她们曾经来过。

(盾铁)午夜梦

苏:

设定:MCU队3衍生。
西皮:盾铁。


1.

史蒂夫醒过来的时候,室内仍然一片漆黑,他迷茫的眨了眨眼睛,转身按了床头柜上那台Tony送给他的黑色电子钟,上面立刻浮现两排绿色数字,4:00,不多不少,恰恰好凌晨四点钟。

这个时间对于史蒂夫来说,有点太早了,他重新闭上眼睛,打算酝酿睡意,然而却怎么也无法睡着了。

史蒂夫决定起床,冰箱里有新鲜的肉类和蔬果,他可以做点早饭打发时间。

吃的喝的都摆弄好了,天却还没亮,他在落地窗前望着黎明前的天际发了好长一会呆,然后下楼去了托尼的工作室,出乎他意料的是,那里竟然亮着灯,有那么一秒他的呼吸滞住了,心脏却剧烈跳动起来。

推开门走近了看,大发明家半蹲着专心致志的给他的战甲喷漆,身上到处是红的金的油漆斑点,甚至连头发都粘上了,总之是乱糟糟的,很狼狈的样子。

听到脚步声的托尼移开了面罩,抬起头,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Cap......”他放下喷枪,脱了手套直起身,有些不耐烦的挑起眉,“别告诉我,你是来让我去睡觉的,我说过了,爱因斯坦一年只睡四个小时。”

“托尼,你看起来很累。”史蒂夫轻声说。

“所以别打扰我了,行吗?让我快点搞定这个。”托尼转过头,默默想着要是史蒂夫敢说一句让他去睡觉的话,他就拿喷枪射他一脸。

索性史蒂夫真的没有再说话,只是担忧的看着他,看着他把战甲一点一点喷涂好,恢复成原先耀眼夺目的,令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金红色。

托尼甩甩胳膊,眉宇间满是倦意,他侧过身对史蒂夫说,“这可真是体力活,我教了Dummy很多次,可它实在笨死了,好了,我要去睡了,晚安.....噢不,早安,史蒂夫。”

然后,托尼笑了一下,是发自内心的很高兴的那种微笑,笑意一直从弯曲起的嘴角蔓延到棕色瞳孔里,看起来好看极了,史蒂夫愣了愣,不知道怎么确切形容,大概就像是大阵雨过后的彩虹,又仿佛是穿透黑暗的,晨曦里的第一道光。

史蒂夫回过神的时候才注意到,天已经亮了。

2.

史蒂夫又在凌晨四点钟醒了,这次他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立刻走向了托尼的工作室。

果不其然,托尼又在里面,拿着史蒂夫永远也叫不出名字的高科技的仪器在帮史蒂夫修复他破损严重的制服。

看到史蒂夫的时候,托尼扯开嘴角,开心的挥起手来,“嗨,我的好队长,看在我帮你修制服的份上,给我搞杯咖啡来吧,我快累死了。”他卖力的眨了眨大大的眼睛,让自己显出格外可怜的样子。

史蒂夫别过脸,试图转移托尼的眼神攻击,“咖啡?你还要喝咖啡?”

“为什么不,咖啡是我生命的源泉啊!”

“可你...”史蒂夫欲言又止,他沉默了两秒,终于又将视线对上托尼,“.....现在已经太晚了。“

“.....”满怀希望的目光瞬间破碎了,托尼夸张的把手放在胸口,做了个伤心欲绝的表情,“那么...队长......你能给我去买几个甜甜圈吗?”

“拜托,史蒂夫,反正你也睡不着了,要不然你会做吗?”

“我做了你会来吃吗?”史蒂夫问。

“当然!”托尼拍着胸脯保证。

但是等史蒂夫真的按照食谱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做好了甜甜圈,托尼却没有来。

3.

又是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坐在高凳上的托尼晃荡着双腿,一点也没察觉出这个动作完全暴露了他身高的短板,很兴奋的大声指导着史蒂夫。

“对,史蒂夫,就是这样,用力握住它,动作要猛速度要快,好,就现在,快射!”

史蒂夫非常清楚托尼是故意把话说的这么暧昧,但清楚归清楚,他还是从耳朵红到了脸颊,而注意力不集中的后果是,他搞错了方向,喷枪没有对准盾牌,反而朝墙壁上挂着的那副钢铁侠版画喷出了一道深蓝色的印记。

托尼瞪大了眼睛,“操,这算我被你射了一身吗?”

史蒂夫弯起唇角,决定原谅托尼昨天的食言了。

4.

史蒂夫挨靠着托尼的肩膀,低下头去看摆放在工作台上的失去光源的弧反应堆。他没用几秒就想起来,是他在西伯利亚用盾牌狠狠砸碎的那一个。

史蒂夫伸出食指,轻轻抚过破烂的表层,犹豫了一会,将视线转向托尼,“我很抱歉,托尼。”

托尼不在意的笑了笑,“没关系,史蒂夫,我会修好它的,我总能修好的。”

果然,如托尼所说,反应堆在他手上很快焕然一新,光源也重新亮了起来,整个屋子浸透在淡蓝的色彩中,像是幽静的海底。

托尼得意洋洋的拍着史蒂夫的肩膀,“在西伯利亚那会弄坏的东西我全都修好了,所以,我们之间,没事了吧?算和好了吧?”

史蒂夫愣了一下,然后缓慢的摇了摇头,“不,托尼,”他握住了托尼的手,目光温柔而坚定,“我们一直都很好。”

托尼挑起眼睑,神色复杂的望了史蒂夫一眼,他抽出了自己的手,装作在挠头发,“好吧,队长,反正现在你说了算。”托尼打了个哈欠,朝门口走去,“我好像有点累了,史蒂夫,我要去睡了。”

“托尼。”素来老实的史蒂夫忽然从后面冲上来紧紧抱住了托尼。

因为是八爪鱼捕食动物的那种抱法,所以托尼根本没办法挣开。当然,他也没想过要挣开。

为什么要挣开。

这样抱了大概五分钟之后,托尼忍无可忍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把脸凑过去,碰了碰史蒂夫的唇。

在史蒂夫想要加深这个吻时,托尼往后退了一步,“史蒂夫,我真的要去睡了。”他的语气从来没有这么轻柔过,直视史蒂夫的目光却也从来没有这么凝重过,“你可能不知道,我拖的时间太久了,霍华德那糟老头子再催我了。”

史蒂夫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无比难看。

托尼咬了咬嘴唇,艰难的做了个鬼脸,“拜托,我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猜不到自己已经死了呢。”

“所以,别难过了,史蒂夫,你看,我把一切都修好了,没事了。”

史蒂夫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捧住了托尼的脸,蓝眸里尽是悲伤,“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托尼笑了笑,漂亮的大眼弯成了好看的弧形,“噢,因为我厉害到不需要任何人帮助。”

因为送死这种事不需要一起面对的,他一个就够了。

“就这样吧,史蒂夫。”托尼露出了惯常的那种无所谓的微笑,朝史蒂夫挥了挥手。

史蒂夫再也说不出任何话语,他的眼睛涩的要命,整个世界都在模糊,他用尽了力气去拥抱面前的人,而最后只抱到了一团空气。

5.

“队长,医院刚刚传来消息。”娜塔沙拍着史蒂夫的背脊,“托尼他......他......醒了。”

“他说想吃你做的甜甜圈。”

Fin.

——————

万分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199)

  1. Hypnos 转载了此文字
    看标题以为是把刀,最后居然甜回来了!甜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