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舒

啊。

[超蝙]不合时宜与蓄意所为的性暗示

辣鸡陌上SAN: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画了上篇点梗以后就止不住的污脑洞
假装这是个正经的描写练习
当糖吃也不是不可以……
我变了o<-<


提示:
*日常OOC
*污污污
*不喜轻喷quq


=正文=


1.
  “中国人有一种吃虫子的喜好。他们喜欢将一些昆虫油炸,或者用别的方法吃下去。看起来不怎么样,但确实很营养。”
  布鲁斯和克拉克坐在一家中餐馆里。正是正午时分,秋日暖洋洋的阳光从玻璃窗外撒进来,照得布鲁斯翻页的修长手指一片雪白,裁剪得恰到好处的黑色衬衫袖口包裹着坚实有力的手腕。克拉克知道,那手腕上有一道迷人的红痕,是昨晚情趣的痕迹。
  天蓝色的瞳孔动了动,隔着镜片看向那手的主人。黑色的短发打理得整整齐齐,毫不见多余的碎发,可能是菜单被光照得有些刺眼,对方眉尖小小的蹙起,亮晶晶的,长长的睫毛下面眯着一双深邃幽蓝如大海般的眸子。克拉克喜欢布鲁斯认真的样子,这个男人在凝视你,或者一样东西的时候,身上总是能散发出一种难以描述的魅力,总能让小镇男孩有些脸红心跳。
  克拉克看着那浅色的嘴唇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他不免回忆起那柔软美好的触感,果冻般滑软的舌头轻而易举就能燃起钢铁之子的欲火,却只能被经验丰富的蝙蝠带着走。太过分了,他还记得布鲁斯咬了咬他的舌尖,厮磨他的下唇,然后笑他:“你可真是硬的不得了,我的小记者。”
  “克拉克?”同样的声音把他拽回现实。克拉克眨了眨眼睛,把刚刚那些暧昧的回忆赶出脑海,回应他:“怎么了?”
  “你不专心。”布鲁斯单手撑着下巴瞅着他,“跟韦恩先生一起约会还走神的,你是第一个。”
  “抱歉,我刚刚在想别的事情。”克拉克感觉到别处有视线聚集过来,不免尴尬的摸了摸鼻梁,“你刚刚说什么?”
  “中国的特色菜。”布鲁斯也不继续为难他,“你没看菜单,我自做主点了几道。你有什么别的想吃的吗?”
  “呃,没,你点什么我吃什么。”
  “真的吗?”布鲁斯挑眉笑了笑,有什么未知的情愫在海洋里跳动。克拉克一见这个表情就知道没好事,可他就是该死的爱死了他这个表情。
  “我点了炸蚂蚱,蚕蛹,炸蝎子。”果然,布鲁西的微笑,蝙蝠侠的恶意,“作为你不专心的代价。”
  看着这三样菜被端上来的时候,小记者几乎要哭出来了。
  “你确定吗布鲁斯?”
  “你自己说的,超人能解决任何问题。”
  “……”克拉克用叉子勉强叉起一只扁扁的蚕蛹,表情痛苦,仿若单挑达克赛德。
  布鲁斯见他迟迟下不去嘴,便伸手握住他拿叉子的手,慢慢用力下压让叉子送到他自己嘴边,抬眼紧盯着他,张嘴慢慢的含住了叉子上的虫,然后深入,直至嘴唇快触及叉子的曲面时停下,后退,舌尖带走了那只蚕蛹。
  克拉克被他这一套弄得一阵眩晕,手差点捏不住那叉子。
  布鲁斯嚼了嚼,表情怪异,喉结滚动了一下,把虫子吞下了肚子:“意外的不是很难接受,你真的不试试吗?”
  “……”
  布鲁斯看他一副我是谁我在哪的样子,勾了勾唇,引爆了他亲手植在克拉克神经里的炸弹:“虽然我更想看看你吃金龟子*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2.
  “早上好,布鲁斯。”
  布鲁斯睁眼的时候得到了来自氪星爱人的一个吻。那吻轻柔的落在头顶,然后是额头。他总是这样,在不急着上班的时候,一直抱着他直到他醒过来,然后是愉快的早安吻。
  布鲁斯揉了揉克拉克有些凌乱的短发,回了一个吻,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碰,点到为止。
  超人一直是被万众瞩目的神明。他有钢铁般的躯体,能够举动整个地球的力量,和堪与打出的子弹相比的速度。他还清楚的记得这样一个神明昨晚是如何用他轻松就能破坏整栋大楼的手臂箍住自己的腰,在上面揉按出淤青红印,眼睛发红发狂般咬在自己的肩窝胸口,用恰到好处的力气留下清晰的齿痕,让自己无论如何哭喊都逃不出他的掌控。
  而今早,昨晚的恶魔消失不见,取代而之的是那个大家都熟悉的,温柔阳光的老好人克拉克。
  看着他湛蓝晶亮的眼睛,布鲁斯总能想起大都会干净明亮灿烂的天空。他见识了无数双眼睛,都是略显疲惫,眼珠浑浊,布上血丝,毫无神采的空洞。他曾以为这是所有成年人的通病,在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污秽不堪的事情和人的时候,人们都会这样。可是克拉克不一样,他总是不一样。他的眼睛常常能让布鲁斯想起一些美好的事情,即使是哥谭这样的地方也会有阳光眷顾。
  想到这里,他又凑上去轻轻吻了吻那双眼睛。那是他的。
  “怎么了?”克拉克有些疑惑的闭着眼睛任他亲吻,同时伸手轻轻抚摸他的发尾,那里因为昨晚的激情变得十分凌乱,是克拉克的特权。
  “报之以桃。”布鲁斯拉拉他的小卷毛,吐出一句中文,然后在克拉克思考回忆什么意思的时候吻上他的胸膛。
  他喜欢这里,实际上,所有人都喜欢这里。当有危险来临的时候,人们都盼望着一个胸口有S标志的神明出现。这个神明用他的胸膛给他挡过子弹和飞来的碎片,让他在脱力困倦的时候有个依靠,或者在他下逐客令的时候不依不饶的凑过来。他吻着那里,将不带丝毫情欲的,近乎虔诚的吻烙在上面。那也是他的。
  “昨晚睡得怎么样?”克拉克打断他猫挠一样的小私心,捧着他的脸,带着只有布鲁斯才能见到的,有些慵懒又充满阳光般暖融融的爱意的微笑。
  “不太好,我梦到你还打着领带拿着警棍要来逮捕我。”他刻意强调领带和警棍*²,然后带着小小的恶意等他的反应。
  克拉克先是愣了一会,反应过来后接着闪电般用力把他故意点火的爱人摁在床上笑:“那你可别想拒捕?”




*¹ 金龟子晒干磨碎后有药用价值,是伟哥的主要成分之一。
*²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里有提及,梦中长条状物均可暗示男性生殖器,在这里另指COS PLAY也不是不可以x

评论

热度(177)

  1. 冉舒榭灯灯(๑´∀`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