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舒

特长:吵架 废人一个
皇马/曼联/多特
圈地自萌
蹲坑吃粮
不产出
一生中上帝会带你见一些人,每个人都有他不同的用意,但有些会先走,有些则会陪你到最后,记得谢谢那些先走的人,谢谢她们曾经来过。

[豆腐丝] 越过星空

😭

迷路姬_:









cp:莱万多夫斯基x罗伊斯








人可以把过去的事情翻过,但不能从零开始。





(一)




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并不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方式,但他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安分守己,或者说听天由命。

他原本不是这样的。事实是,很少有人会从出生起就是个听天由命的人。然而,上天是恶意的,用他的方式传播着恶意,于是总有人会被打磨棱角,失去抗争的愿望。

莱万多夫斯基并非不想抗争,但你不能要求一个功成名就的画家放弃他既得的一切,去追求…类似于自由的东西,这不可能。就像他曾经画过的女子,在白热的天气里却穿着纯羊毛收针的裙子,她的面前是教堂。本性会让她脱掉这身累赘,但理智则会让她继续受此煎熬。

莱万是一个理性的人。




“莱万先生,您的全球巡回画展将会定在五月初开始,首站是您创作生涯开始的地方,慕尼黑…“电话里是主办方公式化的安排,女声柔和动听。莱万握着手机,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只是很无所谓一般应答着。他敲着手指,脑子里突然开始胡乱思考起正在煮的浓汤。

…还应该加点南瓜。他已经完全没有在听电话那一头的女声了。

“那么,莱万先生,您还有什么要求吗?”

莱万的胡思乱想终于被打断了。那一刻,他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一个名字。多特蒙德,德国的城市。他在德国住了好多年,对这里也算是很了解的。

“巡回画展的起始站…在多特蒙德。”莱万停下不断敲击桌面的手,一字一句,说得很重。

然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二)




加了南瓜的浓汤变得粘稠了起来,味道也更甜了一点。莱万放下勺子,解下围裙,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什么时候回家?“

“在楼下~”短信很快就进来了。

莱万放下手机,走到门边,心里默数了几秒,猛地拉开门。

“啊!”随着一声惊叫,莱万适时地伸出手臂,把猝不及防的家伙搂进怀里。

触感真好。莱万想。瘦瘦的身体并非骨瘦如柴,而是健康的精瘦。腰部的肌肉有好好锻炼,摸起来曲线动人。那家伙被莱万抱在怀里,灼热带着点惊恐的呼吸气息洒在莱万的锁骨上,痒痒的,像猫爪子在挠。

“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怀里的家伙愤怒地大叫,咬牙切齿地抬起眼瞪着莱万,但却并没有把后者推开。

莱万笑着,捧着怀里的家伙的脸,低下头与他接吻。

这个吻甜蜜又缠绵,情欲的滋味很少,就是恋人之间充满爱意的、几乎本能的动作。莱万觉得这个吻比加了南瓜的浓汤还要甜,几乎要令他沉醉了。

“好啦好啦!”终于怀里的人受不了地推开了他,脸颊通红,微微地喘着气,“我饿了!我要吃饭!”

他做了个鬼脸,往厨房里跑去。莱万盯着他的背影,嘴角始终挂着笑容。




莱万闭上眼睛,又睁开。

他一时间有些迷茫,脑袋里一片空白。刚才似乎在想什么东西,不过他什么也不记得。

他闻到了浓汤的味道,但并没有南瓜的甜腻。他想起家里没有南瓜了,于是他走进厨房,关上了火。





(三)




莱万坐在画板前,在纸上涂抹着颜料。

黑色的夜空,刺眼的星星,他的画面总是这样鲜明,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他不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画出这样的画面,就像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画画一样。

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忘记了很重要的人和事情。很长一段时间了,他都像是生活在不真实的世界里,没有朋友,没有社交,他只是拿着笔在画上涂抹,像是把自己的灵魂涂抹进去。

电视开着,放着电影。画面很美,金发碧眼的男人低头吻着女孩的手,他抬起眼,灰绿色的眼珠里像是有细碎的星光。

莱万愣了愣,他的眼神停留在那个身材高挑、相貌英俊的男人身上。




“真好看。”莱万对着手机说道,“我看了你的新电影,你演得很好。”

他试图用更多赞美的话去评价恋人的演技,不过他知道这并不是必要的。

“评价真高。”手机另一边的人嘿嘿地笑起来。

“晚上回来吃饭吗?”莱万走出电影院,侧目就能看见恋人拍摄的巨幅海报,金发碧眼白衬衫,却又带着一股子坏坏的气息,实在很难不引人注目。

“不啦,今天还要拍广告,”恋人说道,“如果我晚回来了,你就不要等我了,早点睡。”

“好。”莱万答应着,挂断了电话。

他抬起头,四周的商业大楼悬挂着很多巨幅广告,他微微有些发愣。原来,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的恋人几乎占据了全部的代言。到处都能看见那家伙那张好看的脸,而到处都有狂热的粉丝顶礼膜拜,为之疯狂。

莱万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有些异样的感情涌入他的心底。





(四)




来到多特蒙德的时候正是秋天,不过莱万并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美景。他的巡回画展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办着,作为当世最天才的画家之一,谁都想知道他的画作又会被卖出怎样的天价。

他走进一家酒吧,没有来由地,仿佛本能驱使。推开门的时候,里面是很安静的,昏黄的灯光中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擦着杯子。

那人抬起头看了莱万一眼:“是你啊。”

莱万眨了眨眼,他并不认识眼前的人。

“我看见你的画展的广告了。恭喜你啊,终于成了世界级的画家。说起来,你们两个都成了各自领域的顶级。”那人说着话,手指飞快动作着,已经倒好了酒,“来喝一杯吧,好久没见到你了。”

莱万走上前去,他的眼神很迷茫。这个人说的话,他听不懂,完全听不懂。好像对方和你非常熟悉一般,但你自己,却是完全空缺的,像是有一段记忆被直接砍断。

“他来找过你,很多次。”等莱万坐下来,那人又开了口,“他前几天回来了,为了等你的画展,见你一面。”

莱万喝着酒,在他的心底,那种奇怪的感觉更加明显了。他是谁?谁在等他?他不清楚,脑海里一片空白,一种未知的恐惧瞬间包围了他。

“抱歉。”他抬起头,对着那人说道,“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莱万原本是个自信的人,但随着时间流逝,一些事情在缓慢改变着。比如他和恋人终于半个月见不到一次面,比如他终于没法和恋人坐下来好好吃一顿晚餐,比如他更多地在电视里看到自己的恋人,比如他偶尔在娱乐周刊上发现恋人的名字,就是和不同的女人绑定在一起。

“拜托,亲爱的,那只是炒作啦。”他偶尔去问恋人,也只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于是他也不再追问,只是照样煮着汤,往里面加上南瓜,虽然那人也并不会回来吃上一口。他照样画着画,而他突然开始崭露头角,一幅《束缚》给他带来了意外的名气和地位。

他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原本他是可以为了自己的恋人放弃自己的事业,但现在看来…

莱万看了一眼电视,他的恋人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我没有恋人。”他说道,好看的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




但现在看来,似乎没必要了。莱万想着,关上了电视。





(五)




“我什么也不记得,抱歉。”莱万低下头,“你说的事情,我都没有印象,就像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样。”

那人闻言惊讶地瞪大眼睛:“不是吧,你是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

“是。”莱万点点头。

“没可能啊!”那人惊讶地大叫,“见鬼,你认识马尔科.罗伊斯吗?”

摇头。



“好吧,你等一下好吗?”那人无奈地低下头,“过一会儿那个人就…”

莱万没有听他在说什么,但他突然像有所感应一般,随着酒吧门被推开的声音,他转过头。

他看见一个人站在门口,昏黄的灯光下,那个人好看得像是从他的画里走出来的神。隔的这么远,莱万却能看见他灰绿色的眼睛,里面像是洒满碎钻的星空。

莱万瞪大眼睛。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有一把刀正剜着他的心脏。

令他痛不欲生。




他在哪里?莱万睁开眼睛,感觉额头上有浓稠的液体流过,令人极度恶心的感觉扑面而来。

哦,他想起来了。他给恋人留了一封信,就离开了家里。在高速公路上,他发生了车祸,撞在了一辆大卡车上。

现在,他大概是被压在车底,大概…是活不久了。

他艰难地摸索手机,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去摸手机。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他很艰难地打开了通讯录,找到了恋人的电话。

他头晕目眩,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

漫长到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等待后,恋人终于接起了电话。“亲爱的,怎么了?”恋人的语速很快,快到让莱万没有插嘴的余地,“我这边有点忙,今天晚上会回去吃饭,回去再讲好吗?”

他就要挂电话了,莱万想。他咬了咬嘴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平静了下来。

“我爱你。”莱万只说了这么一句。

对面似乎愣了愣,随即又笑了出来。“我也爱你。”

电话被切断了。

莱万已经握不住电话了。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随后,他感觉到眼前骤然明亮起来,然后手机从他手上滑落。




莱万睁开眼,他面前坐着马尔科.罗伊斯,那个著名演员。罗伊斯看着他,莱万感觉自己的眼前一片模糊。

突然,罗伊斯抬起手,在莱万的脸上擦着。莱万看见他眼眶湿润,紧接着眼泪就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别哭,你不许哭。”罗伊斯的声音有些哑,“都是我的错,所以你不许哭。”

他一边哭着,一边给莱万擦着脸上湿湿的眼泪。莱万这才猛然发现,刚刚大脑一片空白的同时,他的眼泪竟然沾湿了脸。

他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让眼前的人开心起来。本能地,他也不希望罗伊斯哭,就像小王子爱护他全世界只有一朵的玫瑰,他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神竟然骤然温和起来。

莱万伸出手,他并没有花多少时间思考,就把眼前的人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六)




那一幅为了画展而特意绘制的《星空》终于完成了。莱万握着笔,在黑色的夜空中抹过一道绿色的痕迹。

像是极光,又像是裂痕,更像是越过星空的痕迹。

这幅画在画展上亮相,引起一片轰动。最后这幅画被马尔科.罗伊斯以高价拍走,媒体采访他,他说:“这原本就是给我的画。”

这句话颇有深意,惹得媒体猜想不断。毕竟,马尔科.罗伊斯在出道伊始曾绯闻不断,然而最近几年里,竟然成了绯闻隔绝体,甚至谢绝了一切有爱情戏的剧本,这本就反常。于是,一时间,有关罗伊斯与画家莱万的关系成了各大媒体争相猜测的热门。

对于这些,莱万什么都不知道。他背着画板来到了山里,踩着落叶,静静地描画着。

他自然什么都没有想起,关于罗伊斯和他发生的一切,他什么都不记得。然而,他的内心依然很乱,就像他画那幅《星空》时,他满脑子都是罗伊斯那双灰绿色的、仿佛落满碎钻的眼睛。

他握着笔,不知不觉已经勾勒出一张熟悉的脸,仿佛他的手有记忆一般,画出罗伊斯的脸显得如此顺理成章。

他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风卷起落叶,天空中有云流动,莱万放下笔,扭过头,站在不远处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驼色的风衣,对着他笑。

“我依然…没有想起来。”莱万看着罗伊斯,有些愧疚地摇了摇头。

“没关系。”罗伊斯走上前来,“不管你记不记得我,但我爱你。我曾经失去过你一次,所以,不会再失去你第二次了。”

他走到莱万面前,低下头,在阳光与秋风中接吻。莱万先是惊讶地瞪大眼睛,不过随后也像是释然了一般,迟疑地抱住了罗伊斯的腰。

一切像是从未远去,又像是才刚刚开始。




——如果和你分开了怎么办?

——那么越过星空,我一定还会和你相遇,然后永不分离。








END



评论

热度(74)

  1. 冉舒迷路姬_ 转载了此文字
    😭